• 2009-03-17

    上上签

     

    哈,开始买双色球有一段日子了。

    中了个小奖。

    小惊喜。

    今天去做全面体检,健康的没话说。就是体重同比去年增长了22斤。

    22斤!!!!!!!!我太TM太佩服我自己了。

    收拾衣服,又找出那件旗袍,我止不住要失声痛哭了。

    苍天啊,让我少长点肉吧!!!!

  •  

    你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你为什么把目光停住我这双饱含辛酸的眼睛中?

    你想要什么?我又能给什么?

    你难道真的就是我命中的那位贵人吗。

    就在这些缺乏信任和朋友的日子里。

  • 2009-03-13

    房子的事 - [酸菜DE生活]

     

    想买房子,一个小窝就够。

    似乎需要给空虚的神经一个寄托。

    很多楼盘,大大小小,新新旧旧。

    有点着急。

    妈妈说,再等等吧,稳定点再买,毕竟挣点钱不容易。

    嗯。观望,持续观望。

    一个大大的城市,一个小小的窝。

    早晚会有的东西。

    属于我的那个。

  •  

    很奇怪的发现自己。

    从不喜欢甜食的我开始迷恋上巧克力,很大块的往嘴里添。

    年前已经基本全素的我现在不能一顿饭离开肉了,甚至吃掉整只的鸡。

    多少年了养成的习惯,不喜欢听英文歌,但最近却如痴如醉。

    不化妆出不了门啦。

    胆量很大,谁都不吝。

    好事,坏事,不知道。管它呢。爱谁谁,爱咋咋。

    PS:口味还停留在七级砖的水平,还是喝不了生茶,更加喜欢水仙,依然接受不了正山小种。还是觉得男人很贱,只是分一般贱,比较贱和非常贱。哈!!!

     

  •  

    午夜十二点,在南四环的一间小茶馆中,我放下茶杯,看了一眼手机,随即收到挚爱亲朋的祝福短信。随着各位茶友的生日快乐祝福以及茶馆主人赠送的藏茶小礼品,我很开心的步入我的二十八岁。

    谢谢八美堂送的生日蛋糕,也谢谢各位朋友的祝福。

    活在当下,乐在当下,品在当下,只愿一切美好而自然。

     

  •  

    最近挺想写点什么的,因为这日子过的实在是别具一格,丰富多彩。

    两个星期,三个通宵,我眼睛瞪的贼大,在陪人聊天,在唱歌,在发疯。。。

    于是,从昨天开始,我迎来了2009年的第一次发烧,迷迷糊糊睡了一夜。

    直到现在,还在烧。

    实际上不得不承认,做人是挺失败的。

    当我躺在床上烧的连端杯水的力气都没有时,我的桃花们呢?那些盛放在2008年的一朵朵桃花呢。

    事实证明,桃花是没有用的。

    事实又一次证明,关键的时候,我还得靠自己。

    事实还又一次证明,我的很多行为是无济于事的,最应该关怀体贴的是自己。

  •  

    这是一首咏红莲的词,贺铸,我在婉约词里读到。当下,心头一亮。

    是啊。有些情结并非无缘无故。在我怀想那些旧的怨念时不禁长嘘短叹。

    只是,为何,无论再大的悲伤在醒来时却一样平静如昨。到底是颓了还是淡了。不得而知。

     

  • 2008-12-13

    有情勿扰 - [酸菜DE生活]

     

    我是离不开酸菜坛子了,心底有一个很明确的声音,一直写下去。写到有一天为人妇,写到有一天为人母,甚至有一天为人祖。想想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头发花白时仍然坚持梳理情绪,那时会有东西可写吗?那时会写些什么呢?

    如: 

    XXXX年X月X日 天气阴沉 ,XXX去逝了,这是我今年故去的第X位朋友了,我心情沉重。

    。。。。。。

    太可怕了。想起姥曾经对我说的话:“每天早上醒来发觉自己还有呼吸,好吧,再过一天。”那时只是觉得好消极的一句话啊,后来越是长大越是渐渐明白,那些肉体的痛痒真的算不上什么,比起内心绝望的恐惧,微乎其微。

    这一年,真的就是2008年我27岁的这一年,我品尝到了人生的太多疾苦,也看到了人生这个多边体的太多个棱面,那些错落呀,我于是纠结着,挣扎着,埋怨着,愤怒着,欺骗着,以为一切可以顺理,可到头来始终逃脱不了那些所谓的隐忍,回避, 妥协,时至年末,一无所获,我还要带着一颗依旧不平静的心走进未知的2009。

    朋友们说的都没错,这些都是源自我的性格,我的懒惰,我的自我,优柔寡断,矛盾,刚愎自用,虚荣,我扪心自问是不是离幸福越来越远,我也似乎无法再按正确航线驾驭人生这艘大船,准确点说,有些迷惘了,困顿了,并且不知所措了。

    还会有希望吗?还会重新燃起希望吗?曾经对任何事物都抱着信心的我仰头问天,越是困惑越是宿命,开始偏执的认为这都是命运的主导,自己就是命不好,当把一切归结给虚幻时,我变的更为消极和封闭。

    就这样,一天天的挨过。。。。。。年底了。

    其实看上去,我这一年很有收获,我开始精通茶艺,我的文字也在网上网下多次发表,我能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了,我的工作也算稳定吧,没有大悲更没有大喜,在如此经济不景气,还要求什么呢。我结识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了,我读了很多好书,我开始吃素了。还有,有很多烂桃花了,如果这也算人生的收获之一吧。。。。。

    当我向妈妈诉说时,遭到反问:“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还想怎样。这似乎已经是一种阶断性的圆满了,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再和自己继续过意不去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