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子就像一锅水煮鱼,烦恼显而易见,但它只是香菜,并且使之味道更加丰富。

    我坚持认为,在吃这方面,这辈子,我离了谁都能过。品相还不错。

  •  

    想了想,还是应该重新纪录一下这段时光。

    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干净,清爽,健康。

    喜欢这里的人与物,我想我一定还会再去的。

  • 天气很冷,但我还是顶着瑟瑟的寒风去买了半斤里肌肉,两棵小白菜,三下五除二,给自己做了一大盆水煮肉片,怎么样,看着还不错吧。肉质鲜嫩,外加上把花椒辣椒炸至喷香,哎!爱死我自己了。

    精彩就在于不嫌麻烦,做水煮肉片至于要三道工序,炒白菜、烹肉片,炸椒油,但为了满足口舌的欢愉,这点辛苦还是值得的。

    身边的朋友也在发生着变故,小强离京,一对情侣也不欢而散。大家都太急于为了一个目标而使尽浑身解数,时常忘记大餐真的不能怕麻烦,要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来,只有这样,才能色香味聚全。爱情也不是一日之功,相互的信任和理解也得一道关一道坎的过。

    总之,希望每个人好。在经历了这么多变故之后,我更享受一个人站在厨房里细心做菜的那份淡定和从容,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知道怎么做,剩下的就是慢慢的把它做好,做到我自己满意。我想其他的事情也如此。

  • 2009-10-13

    上火了

     

    上火了,满嘴是泡,吃不了东西,刷不了牙,真是很痛苦......

    小瑜说的对,很久没写东西了,这一阵子实在是太忙太忙了,十一期间上了四天的课,当别人都在尽情享受美好的假期中,我不得不每天很痛苦的睁开眼睛,赶到学校,开始一天的悲惨过程.每每看到北京到处的人潮涌动,大家的喜气洋洋以及那明媚的阳光,我就止不住的捶胸顿足,哎!为哪般呀,如果放到去年,我肯定已经飞到哪个地方,或者待在家里与父母其乐融融,现在可好,天天蓬头垢面的去上课,什么国庆,什么中秋,什么假期,都和我没啥大关系.我只能安慰自己,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能考上.会吗,必须,这是我对自己的最低要求.

    陌陌小朋友从杭州回来收拾东西,这次要撤底离开北京了,我千百次想过和她做同样的事情,打包,滚蛋.她比我勇敢,我没有勇气,更重要的是,她找到可以收容他的男人,而我依然要在北京继续靠自己生存下去.陌陌送给我一只银脚镯,如我想像般的美好,我答应她要戴一辈子,其实我特想哭,就这么失去了一个好朋友,但看到她的笑,听她讲她在杭州的一切,还是从内心的为姑娘找到了好归宿而高兴,如此善良的女子,一定会幸福.

     

  • 2009-09-21

    秋意正浓 - [酸菜DE生活]

    偶变瘦点了,绝对是累的,另外,钱柜洗手间的镜子光线真好.

  •  

    周六款待友人,照顾不周,但众乐也,足矣。

    周日耽误了半天的课,下午去了才知道老师是大名鼎鼎的北大教授,课后凑到近前寒暄一二,一语点醒梦中人。老师的谦逊和涵养让人敬佩,也着实体会到了虚怀若谷此词的来历。倍增信心,我要再接再励。晚上终于痛下决心,坐在发廊长达三小时之久重整新颜待后生。哎,终于把头发染回正常人的颜色了。

    周一的日子不好,迟到,和老板交流语无轮次。他确真诚,反复问我为什么在困难面前不向他求助,我为人向来警惕,虽然心中已经荡漾,但不可轻易信其一二,我面露窘色,表现的尤为无可奈何,一面听其分辨,一面心中窃喜。我知道,有个日子越来越近了,一切尽心尽力的同时顺其自然即好。

    中午遛号大逛宜家,买了两个号称可以装米装面的瓶子,其实也就一两升容积,更多的出于新奇和好玩,我对透明的和玻璃质地的东西总是爱不释手。一条中号的浴巾,这确是需要,考虑再三,如上淘宝淘之也未必贵之,还有透明烛台。只是一顿饭吃掉我一周的口粮,我每每在花钱过后才翻然醒悟,我要砸锅卖铁挣学费。

    晚上犯懒,罢工拖TT出去吃饭,鸭汤新鲜,但却多点了若干的菜,大有一种罪恶感。

    深夜,记录,梳理心情。

    这照片拍的有美剧的感觉,可惜没有我.

     

  •  

    阴郁是一种内在的东西,摆脱不了。

    今天阴沉,天空飘小雨,空气中已经没有粘丝丝的味道,全然摆脱了夏的烦燥,只余下一些空气中的清爽伴着泥土的芬芳。想到这个夏天哪里也没有去,本来想去小岛的,本来想一个人四处走走的,现在因为钱,因为时间,因为要上课,全然没有了心情。可以陪伴我的朋友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只能在聊天工具上交流。她最懂我了,这个时候,我们会找一个地方静静的坐着,谁也不说话,两个人各自点上一根烟,望着远方,直到心中的阴郁散去,才各自恢复本来的面目,或是找个地方大吃一顿,或是漫无目的的花钱购物,这种日子是我们共同依附的。现在她走了,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各自孤单。

    总会有这么一些时刻,压抑、困顿、混乱,我们是怎么陷进孤独的,又是怎么迷恋上香烟的。有时是烦恼,有时是寂寞。

     

    我们都不曾忘记那晚窗外的风景

     

  •  

    分手已经有几个月了,如果不经人提醒,我几乎已经忘了我不久前还谈了一场恋爱,而那位无比优秀的混蛋男人在地球的另一个角上过的怎么样我已经无挂于心,想起那些曾经共同约定的关于婚姻和家庭的共同奋斗目标真是TMD too simple, naive......

    同事DIANNA开始为为SOURCING下一个目标,让我列出条件来,看看有没有适合的SOURCE,说实话,我真的挺辛苦的,快别给我添乱了,但又不好直说,我拐弯抹角的好歹把她给应付了,大喘一口气。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我太明白不过了,越拿它当成个东西,它TMD就越不是个东西。

    不过心里反覆揣测,其实心底深处喜欢的还是混蛋男人那种类型的,似乎对此完全没有免疫力,就好这一口有啥办法,于是乎,这就注定了一个被人欺负的最终结果,但骨子里又不是那种吃软怕硬的人,最后只能不欢而散。这种事情,永远的记吃不记打,下一次还是得就犯,

    青叔曾经给我总结过,我看上的基本都是没法一起过日子的,哎!到底是谁too simple, naive呀,活该,恨死自己个臭德行。

  •  

    我深刻的发觉到,我再也文艺不起来了。

    尽管工作进入了一个有期限的冰冻期,但其它的繁冗复杂让我无从选择,只能承受。当别人依旧视我为眼中钉,内中刺时,我已经无暇去在乎是是非非,爱咋咋地吧。

    最近几天每天一下班就马不停蹄的赶去新家收拾屋子,安装家具,回到旧家都已经快午夜,然后大箱小箱的打包,直到累的直不起腰。。。。

    安装完书架和衣橱我已经近乎于精疲力竭了,手腕酸疼到要死。早上疼痛的翻不了身。妈妈一再问我,要不要我去帮你,我心疼她老人家,不愿一起受累,还是自己担着吧,无论如何,总会干完的。

    周末还要赶去上课,为了那个我掏不起学费的梦想。

    不说了,干活吧。周末有人来给送电脑桌,还要叫人来做保洁,还要去买窗帘,还要联系搬家公司,还要。。。。

     

  •  

    一个月的时间,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有时不得不配服星座这种东西的准确性。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自有定数。

    我回到这个空间,继续记录我嘈杂的人生。离开文字太久,让我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好在我还会记录,好在我还会思考,好在我还有自我和一群靠谱的朋友。

    最近极度的想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的没有自我,忙的没有时间去想对与错,是与非,那一定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就好像我迫切的想甩掉这一身赘肉,可以找回自信,无畏无惧的活着。

    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的悲伤可以捡起回味了,所以只能镇定从容的选择更好的活着,一定要更好的活着。

    今天是2009年5月10日,GAME OVER。

     

  •  

    四月,恋爱的季节,

    一切都因为桃花柳绿而变的有所不同。

    Susan Miller 说, best month for pisces.

    恭喜你,亲爱的双鱼。

    恭喜我,亲爱的自己。

     

  •  

    很美丽的一个梦。

    在梦中,我们牵手说,这一辈子要一起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

    在梦中,我说,不要放手,你说,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不放。

    在梦中,我们许诺要和命运打赌,搏我们一生的幸福。

    在梦中,我们说这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是上天注定的缘份。

    在梦中,我们抱的很紧,在梦中,我们吻的很真。

    在梦中,那夜的月亮很圆,微风很轻,湖面如镜。

    正当我魂牵梦绕、如痴如醉,

    你把我摇醒,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

    现实中的一切还是熟悉而惨淡的,只是,为什么梦醒了心也会有一点点疼。

     

     

  • 2009-03-28

    离开。

     

    离开。还不错的心情。

    会在JIWAI上不断分享心情。

    有点小小佩服自己。

    想到,并且努力做到。

  • 2009-03-28

    有些 - [酸菜DE情感]

     

    有些话可说可不说,还是不要再说了,以免引起事端。

    有些情可谈可不谈,还是不要再谈了,以免纠结混乱。

    有些人可见可不见,还是不要再见了,以免留下隐患。

    有些事可做可不做,还是不要再做了,以免造成纷繁。

    有些。。。有些。。。有些。。。

    有些时候,不是不相信别人,而是不相信自己。

     

  • 今天品到了2009年的第一抹新绿,感谢来自远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