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年,终了。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三环,听着收音机里BLUES的低调音乐,主持人缓慢的吟诵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一种莫须有的悲伤情绪在那刻敲敲袭上心头。

    车子行至国贸桥,我望着一幢幢写字楼里点点灯光,在想,是否也会有一位加班疲倦的人此刻也正端着咖啡杯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相同的城市,不同的孤单与寂寞。同一片夜空,不同的惆怅和心绪。

    这一年,终了。

    年初、年末,我判若两人。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评说。还好,你们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不经意的自己。

    还好,我能够承受这种变故,也已经习惯了履历沧桑。

    其实呢,一切只是在缓缓的流淌,我无法阻止,因为还要顺流而下,终点,起点,只是一个过场,有时疲倦的忘记了观看沿途的风光,只是这么一味的流淌,从未停止。

    没有留下什么,我想不起任何。

    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等待。

  • 2008-12-13

    有情勿扰 - [酸菜DE生活]

     

    我是离不开酸菜坛子了,心底有一个很明确的声音,一直写下去。写到有一天为人妇,写到有一天为人母,甚至有一天为人祖。想想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头发花白时仍然坚持梳理情绪,那时会有东西可写吗?那时会写些什么呢?

    如: 

    XXXX年X月X日 天气阴沉 ,XXX去逝了,这是我今年故去的第X位朋友了,我心情沉重。

    。。。。。。

    太可怕了。想起姥曾经对我说的话:“每天早上醒来发觉自己还有呼吸,好吧,再过一天。”那时只是觉得好消极的一句话啊,后来越是长大越是渐渐明白,那些肉体的痛痒真的算不上什么,比起内心绝望的恐惧,微乎其微。

    这一年,真的就是2008年我27岁的这一年,我品尝到了人生的太多疾苦,也看到了人生这个多边体的太多个棱面,那些错落呀,我于是纠结着,挣扎着,埋怨着,愤怒着,欺骗着,以为一切可以顺理,可到头来始终逃脱不了那些所谓的隐忍,回避, 妥协,时至年末,一无所获,我还要带着一颗依旧不平静的心走进未知的2009。

    朋友们说的都没错,这些都是源自我的性格,我的懒惰,我的自我,优柔寡断,矛盾,刚愎自用,虚荣,我扪心自问是不是离幸福越来越远,我也似乎无法再按正确航线驾驭人生这艘大船,准确点说,有些迷惘了,困顿了,并且不知所措了。

    还会有希望吗?还会重新燃起希望吗?曾经对任何事物都抱着信心的我仰头问天,越是困惑越是宿命,开始偏执的认为这都是命运的主导,自己就是命不好,当把一切归结给虚幻时,我变的更为消极和封闭。

    就这样,一天天的挨过。。。。。。年底了。

    其实看上去,我这一年很有收获,我开始精通茶艺,我的文字也在网上网下多次发表,我能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了,我的工作也算稳定吧,没有大悲更没有大喜,在如此经济不景气,还要求什么呢。我结识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了,我读了很多好书,我开始吃素了。还有,有很多烂桃花了,如果这也算人生的收获之一吧。。。。。

    当我向妈妈诉说时,遭到反问:“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还想怎样。这似乎已经是一种阶断性的圆满了,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再和自己继续过意不去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