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6

    改版通告 - [酸菜DE生活]


    老妈打来电话问:“吃饺子了吗?”
    “啊?今天是小年呀?” 我很惊讶的说。
    “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妈对我的无知表示愤慨。
    我说:“忘了,没事,不吃也没关系,下周就回家过年了。”

    是呀,饺子没吃没关系,反正快过年了。反正我有的是饺子可吃吗。反正我也想不起来。反正今天我过的还挺开心。

    今天得闲扫了一遍我这个PAOZHE8,他奶奶的,这都什么呀,整个一怨妇啊,瞧我都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了。
    不成,改版。从今起,我要立志做人文性酸菜,娱乐型酸菜,励志型酸菜,哇哇,我也励志。其实,就是还原一个本来的自我。随着我运势的渐渐的转好,我要洗心革面,再朔新生。果然很励志,请期待我的更多分享

  •  

    日子就像一锅水煮鱼,烦恼显而易见,但它只是香菜,并且使之味道更加丰富。

    我坚持认为,在吃这方面,这辈子,我离了谁都能过。品相还不错。

  •  

    想了想,还是应该重新纪录一下这段时光。

    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干净,清爽,健康。

    喜欢这里的人与物,我想我一定还会再去的。

  • 天气很冷,但我还是顶着瑟瑟的寒风去买了半斤里肌肉,两棵小白菜,三下五除二,给自己做了一大盆水煮肉片,怎么样,看着还不错吧。肉质鲜嫩,外加上把花椒辣椒炸至喷香,哎!爱死我自己了。

    精彩就在于不嫌麻烦,做水煮肉片至于要三道工序,炒白菜、烹肉片,炸椒油,但为了满足口舌的欢愉,这点辛苦还是值得的。

    身边的朋友也在发生着变故,小强离京,一对情侣也不欢而散。大家都太急于为了一个目标而使尽浑身解数,时常忘记大餐真的不能怕麻烦,要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来,只有这样,才能色香味聚全。爱情也不是一日之功,相互的信任和理解也得一道关一道坎的过。

    总之,希望每个人好。在经历了这么多变故之后,我更享受一个人站在厨房里细心做菜的那份淡定和从容,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知道怎么做,剩下的就是慢慢的把它做好,做到我自己满意。我想其他的事情也如此。

  •  

     

    我不再抽烟、喝酒、熬夜、乱花钱,杞人忧天,无中生有,悲天悯人。

    我每天早睡觉,吃简单健康的食物,每天自己榨豆浆,这周开始每天在外面跑步,吃维生素。

    我报了志愿,是力所能及的学校,我按计划复习功课,做题,背考试要点。

    我开始学着健康的活着。

    我觉得很好,很安静。

     

  • 2009-10-13

    上火了

     

    上火了,满嘴是泡,吃不了东西,刷不了牙,真是很痛苦......

    小瑜说的对,很久没写东西了,这一阵子实在是太忙太忙了,十一期间上了四天的课,当别人都在尽情享受美好的假期中,我不得不每天很痛苦的睁开眼睛,赶到学校,开始一天的悲惨过程.每每看到北京到处的人潮涌动,大家的喜气洋洋以及那明媚的阳光,我就止不住的捶胸顿足,哎!为哪般呀,如果放到去年,我肯定已经飞到哪个地方,或者待在家里与父母其乐融融,现在可好,天天蓬头垢面的去上课,什么国庆,什么中秋,什么假期,都和我没啥大关系.我只能安慰自己,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能考上.会吗,必须,这是我对自己的最低要求.

    陌陌小朋友从杭州回来收拾东西,这次要撤底离开北京了,我千百次想过和她做同样的事情,打包,滚蛋.她比我勇敢,我没有勇气,更重要的是,她找到可以收容他的男人,而我依然要在北京继续靠自己生存下去.陌陌送给我一只银脚镯,如我想像般的美好,我答应她要戴一辈子,其实我特想哭,就这么失去了一个好朋友,但看到她的笑,听她讲她在杭州的一切,还是从内心的为姑娘找到了好归宿而高兴,如此善良的女子,一定会幸福.

     

  • 2009-09-21

    秋意正浓 - [酸菜DE生活]

    偶变瘦点了,绝对是累的,另外,钱柜洗手间的镜子光线真好.

  •  

    周六款待友人,照顾不周,但众乐也,足矣。

    周日耽误了半天的课,下午去了才知道老师是大名鼎鼎的北大教授,课后凑到近前寒暄一二,一语点醒梦中人。老师的谦逊和涵养让人敬佩,也着实体会到了虚怀若谷此词的来历。倍增信心,我要再接再励。晚上终于痛下决心,坐在发廊长达三小时之久重整新颜待后生。哎,终于把头发染回正常人的颜色了。

    周一的日子不好,迟到,和老板交流语无轮次。他确真诚,反复问我为什么在困难面前不向他求助,我为人向来警惕,虽然心中已经荡漾,但不可轻易信其一二,我面露窘色,表现的尤为无可奈何,一面听其分辨,一面心中窃喜。我知道,有个日子越来越近了,一切尽心尽力的同时顺其自然即好。

    中午遛号大逛宜家,买了两个号称可以装米装面的瓶子,其实也就一两升容积,更多的出于新奇和好玩,我对透明的和玻璃质地的东西总是爱不释手。一条中号的浴巾,这确是需要,考虑再三,如上淘宝淘之也未必贵之,还有透明烛台。只是一顿饭吃掉我一周的口粮,我每每在花钱过后才翻然醒悟,我要砸锅卖铁挣学费。

    晚上犯懒,罢工拖TT出去吃饭,鸭汤新鲜,但却多点了若干的菜,大有一种罪恶感。

    深夜,记录,梳理心情。

    这照片拍的有美剧的感觉,可惜没有我.

     

  •  

    很奇怪的发现自己。

    从不喜欢甜食的我开始迷恋上巧克力,很大块的往嘴里添。

    年前已经基本全素的我现在不能一顿饭离开肉了,甚至吃掉整只的鸡。

    多少年了养成的习惯,不喜欢听英文歌,但最近却如痴如醉。

    不化妆出不了门啦。

    胆量很大,谁都不吝。

    好事,坏事,不知道。管它呢。爱谁谁,爱咋咋。

    PS:口味还停留在七级砖的水平,还是喝不了生茶,更加喜欢水仙,依然接受不了正山小种。还是觉得男人很贱,只是分一般贱,比较贱和非常贱。哈!!!

     

  •  

    最近挺想写点什么的,因为这日子过的实在是别具一格,丰富多彩。

    两个星期,三个通宵,我眼睛瞪的贼大,在陪人聊天,在唱歌,在发疯。。。

    于是,从昨天开始,我迎来了2009年的第一次发烧,迷迷糊糊睡了一夜。

    直到现在,还在烧。

    实际上不得不承认,做人是挺失败的。

    当我躺在床上烧的连端杯水的力气都没有时,我的桃花们呢?那些盛放在2008年的一朵朵桃花呢。

    事实证明,桃花是没有用的。

    事实又一次证明,关键的时候,我还得靠自己。

    事实还又一次证明,我的很多行为是无济于事的,最应该关怀体贴的是自己。

  •  

    这是一首咏红莲的词,贺铸,我在婉约词里读到。当下,心头一亮。

    是啊。有些情结并非无缘无故。在我怀想那些旧的怨念时不禁长嘘短叹。

    只是,为何,无论再大的悲伤在醒来时却一样平静如昨。到底是颓了还是淡了。不得而知。

     

  •  

    这一年,终了。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三环,听着收音机里BLUES的低调音乐,主持人缓慢的吟诵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一种莫须有的悲伤情绪在那刻敲敲袭上心头。

    车子行至国贸桥,我望着一幢幢写字楼里点点灯光,在想,是否也会有一位加班疲倦的人此刻也正端着咖啡杯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相同的城市,不同的孤单与寂寞。同一片夜空,不同的惆怅和心绪。

    这一年,终了。

    年初、年末,我判若两人。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评说。还好,你们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不经意的自己。

    还好,我能够承受这种变故,也已经习惯了履历沧桑。

    其实呢,一切只是在缓缓的流淌,我无法阻止,因为还要顺流而下,终点,起点,只是一个过场,有时疲倦的忘记了观看沿途的风光,只是这么一味的流淌,从未停止。

    没有留下什么,我想不起任何。

    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等待。

  •  

    我怎么了?

    最近很多人问我,你怎么了?

    以前是很SHINE, 很FASHION的一个人,拿的起,放的下。现在沧老了很多。完全一副看破的架式。

    是吗?

    似乎,很多时候,有些几近绝望了。

    我曾经看似珍惜珍贵的东西已经再也提不起兴趣,我最近常说的一句话是,就这样吧。可不吗,不这样又能怎样。

    晚餐与太极师傅相谈甚欢,他对我的评价也相对客观。

    我说:“师傅,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四句话,人这一辈子一定要明白自己有什么,没有什么,想要什么,怎么要。”

    师傅说:“你弄明白了几件事?”

    我说:“我至今为止,只有一件事还很游离,我对怎么要保持怀疑,术和道很难让我把持的住 ,太多术类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泯灭,太多道的东西又不够鲜活。”

    师傅说:“还是中空,摇摆呀。定不下来只能游离。你是明白人,通晓一些道理,练太极吧,让自己定下来。”

    我如获知音。很是明白身休内的小阴阳是会直接影响大的运势,不管怎样该从身体调起。让一切协调运转起来。说起来有些玄妙,书没白读,我似悟非悟。

    突想到, 

    我是既锐利又阴柔的女子,我的掌控能力可见一般。我在想这对男人是不是很是致命,他们永远都摸不透下一分钟我想什么,我想做什么。可怕。阴冷。还好,我太阳在双鱼,终归是温柔而平静的。

    下雪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2008-12-13

    有情勿扰 - [酸菜DE生活]

     

    我是离不开酸菜坛子了,心底有一个很明确的声音,一直写下去。写到有一天为人妇,写到有一天为人母,甚至有一天为人祖。想想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头发花白时仍然坚持梳理情绪,那时会有东西可写吗?那时会写些什么呢?

    如: 

    XXXX年X月X日 天气阴沉 ,XXX去逝了,这是我今年故去的第X位朋友了,我心情沉重。

    。。。。。。

    太可怕了。想起姥曾经对我说的话:“每天早上醒来发觉自己还有呼吸,好吧,再过一天。”那时只是觉得好消极的一句话啊,后来越是长大越是渐渐明白,那些肉体的痛痒真的算不上什么,比起内心绝望的恐惧,微乎其微。

    这一年,真的就是2008年我27岁的这一年,我品尝到了人生的太多疾苦,也看到了人生这个多边体的太多个棱面,那些错落呀,我于是纠结着,挣扎着,埋怨着,愤怒着,欺骗着,以为一切可以顺理,可到头来始终逃脱不了那些所谓的隐忍,回避, 妥协,时至年末,一无所获,我还要带着一颗依旧不平静的心走进未知的2009。

    朋友们说的都没错,这些都是源自我的性格,我的懒惰,我的自我,优柔寡断,矛盾,刚愎自用,虚荣,我扪心自问是不是离幸福越来越远,我也似乎无法再按正确航线驾驭人生这艘大船,准确点说,有些迷惘了,困顿了,并且不知所措了。

    还会有希望吗?还会重新燃起希望吗?曾经对任何事物都抱着信心的我仰头问天,越是困惑越是宿命,开始偏执的认为这都是命运的主导,自己就是命不好,当把一切归结给虚幻时,我变的更为消极和封闭。

    就这样,一天天的挨过。。。。。。年底了。

    其实看上去,我这一年很有收获,我开始精通茶艺,我的文字也在网上网下多次发表,我能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了,我的工作也算稳定吧,没有大悲更没有大喜,在如此经济不景气,还要求什么呢。我结识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了,我读了很多好书,我开始吃素了。还有,有很多烂桃花了,如果这也算人生的收获之一吧。。。。。

    当我向妈妈诉说时,遭到反问:“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还想怎样。这似乎已经是一种阶断性的圆满了,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再和自己继续过意不去了,不是吗?

     

     

     

     

  •  

    很久没写日志了,今天又发烧了,记上一笔。

    山坡羊说,我很喜欢黄尾,你能不把他写的这么坏吗?我很想吐血,狠抽自己。

    老汤说,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写康宝流浪记。可以,但我不希望他流浪。

    康宝的故事结束了。

    其他的人,其他的事,还在,还在纠结着发生着。

    小夜说,寂寞。放心,明年我会记得你的生日。

    MAZE说,一切都不好。我能做的只是请你吃饭,听你诉说。

    小米说,老娘要变美,老娘要自信。羡慕,永远给你9分。

    老六说,经济危机,保时捷买不成了。我无语,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老大说,明天有新的面试了。其实你更适合创业。

    老二说,人一生会有三次恋情。那我已经过了过几辈子了。

    我说,我要减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