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品到了2009年的第一抹新绿,感谢来自远方的朋友。

  •  

    那日,他的婚礼,她和他所有的高中同学一样,在婚礼上送上最深深的祝福.

    她的目光盯到了他的领带上.那真是一条太不合适的领带,紫色的打底,上面一簇一簇的大花。她暗笑,难道是新娘的品味,如此而已。

    另一个同学碰碰她,说:“觉不觉得那条领带有点奇怪。”

    她笑道:“你们也看出来了。”

    “你难道看出来了?”同学又问。

    “太难看了,结婚扎这么难看的领带。”她有些得意。

    “再看看。使劲看看。”同学反复。

    ......

    “天哪!”她有些唏嘘了。

    这条领带是她在上高中时送给男孩的,十年过去了,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可有些始终没变。

    那日,她问他:“我送你点啥?” 他说:“什么都行,只要是你送的。” “哦,知道了。”她非常的不以为然。

    她回家后打开自家的衣橱,从父亲的衣服堆里挑了一条颜色艳丽的领带,在那会儿看来,她的眼光就是如此,艳丽的姹紫嫣红。。。

    那日,他说:“你这辈子一定是我的。”她说:“我呸!” 他说:“我和你报一样的志愿,你考哪我考哪,你到哪我到哪。”

    没曾想,她考上的不是当地的外国语学院,而是首都的一所工科类大学的外学系。没曾想,他真的把握不住她。就像她不曾想过把握他一样。

    她依然站在人群中,他却站在他的新娘的旁边。

    她在大城市很多年,忙忙碌碌,经常对我谈起找不到真心爱她的人.....是的,只是有些真爱在不经世事时就被错过了,留下来的只是惨白的记忆和无法忘怀的初衷。

  •  

    我怎么了?

    最近很多人问我,你怎么了?

    以前是很SHINE, 很FASHION的一个人,拿的起,放的下。现在沧老了很多。完全一副看破的架式。

    是吗?

    似乎,很多时候,有些几近绝望了。

    我曾经看似珍惜珍贵的东西已经再也提不起兴趣,我最近常说的一句话是,就这样吧。可不吗,不这样又能怎样。

    晚餐与太极师傅相谈甚欢,他对我的评价也相对客观。

    我说:“师傅,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四句话,人这一辈子一定要明白自己有什么,没有什么,想要什么,怎么要。”

    师傅说:“你弄明白了几件事?”

    我说:“我至今为止,只有一件事还很游离,我对怎么要保持怀疑,术和道很难让我把持的住 ,太多术类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泯灭,太多道的东西又不够鲜活。”

    师傅说:“还是中空,摇摆呀。定不下来只能游离。你是明白人,通晓一些道理,练太极吧,让自己定下来。”

    我如获知音。很是明白身休内的小阴阳是会直接影响大的运势,不管怎样该从身体调起。让一切协调运转起来。说起来有些玄妙,书没白读,我似悟非悟。

    突想到, 

    我是既锐利又阴柔的女子,我的掌控能力可见一般。我在想这对男人是不是很是致命,他们永远都摸不透下一分钟我想什么,我想做什么。可怕。阴冷。还好,我太阳在双鱼,终归是温柔而平静的。

    下雪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中午遭遇了一个故事,引发出一个问题,紧接着是我的一份慷慨激昂。。。。。。

    有想过吗?当有一天,曾经抛弃过你的前任男友发出邀请,请你去参加他的婚礼,你会做何答复,又会如何应对。

    一位双子座的姐姐这样引导她。从今天开始,不吃不喝,减肥,减肥,减肥,到那天去借一套最漂亮的礼服,画一个顶美完的妆,风光卓著的出席。你可以不是那天最漂亮的,但一定要比新娘漂亮。

    。。。。。。

    我问她:“你去吗?”

    她说:“去呀。”

    我这样说。先要问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不在乎曾经的伤害,如果在乎就不要去,这样会让你陷入另一种不可自拔;如果真的已经放下了,那就大大方方的出席。穿的风光是给别人看的,不是做给你自己看的。你要知道,越是对镜贴花,就越容易让人觉得你妒忌、狭隘、在乎、装模作样,何苦呢?你是为别人活着还是为自己活着。为自己活着,就要彻底放下,大大方方,体体面面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好,该打招呼打招呼,该聊天聊天。

    人往往逾越不了的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心灵。而抚慰心灵的良方不是虚荣,而是宽容。

    把这些话送给她,也送给我自己。

     

  •  

    很久没写日志了,今天又发烧了,记上一笔。

    山坡羊说,我很喜欢黄尾,你能不把他写的这么坏吗?我很想吐血,狠抽自己。

    老汤说,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写康宝流浪记。可以,但我不希望他流浪。

    康宝的故事结束了。

    其他的人,其他的事,还在,还在纠结着发生着。

    小夜说,寂寞。放心,明年我会记得你的生日。

    MAZE说,一切都不好。我能做的只是请你吃饭,听你诉说。

    小米说,老娘要变美,老娘要自信。羡慕,永远给你9分。

    老六说,经济危机,保时捷买不成了。我无语,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老大说,明天有新的面试了。其实你更适合创业。

    老二说,人一生会有三次恋情。那我已经过了过几辈子了。

    我说,我要减肥了。

     

     

     

  • 2008-10-21

    那些花儿 - [酸菜DE影像]

    那些盛放的花儿

    那些流淌的岁月

  •  

    老汤啊,对不起呀。若干天,陪若干拔人,逛若干条街,吃若干顿饭,喝若干盅酒,品若干杯茶,我的周末辛苦的飘过。等我静下心来时,再慢慢的写吧。

    不过辛劳只是心外之事,有茶相伴的日子,安。

    茶博会开幕了,我非专业人士,不好评说是非,不过有收获总是好的。六保与怡红初相逢便相知,很不错的两款茶,回口的甘甜让人留连。还有那些紫砂器皿也是随手可触,只难过于才疏学浅,再好的东西也只是走马观花。同行,有故知有新朋,大家都是爱茶人,因为茶缘汇聚在一起。

    感谢半夜邀我去了一家禅茶馆,潺潺的流水声,师傅的潮汕泡茶方法,以及那里的静谧与幽雅让我宁静。门前微风习习,迎风送爽,不禁感叹风水这边独好。一款生普又把我喝醉了,他们说能够茶醉是幸福的,尤其是常年喝茶的人如果能撞上一款让自己醉倒的好茶。嗯,我很幸福,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跳。还有那款茶气升腾的野生乌龙,绵远悠长,齿唇留香,我不禁感叹三生有幸,品得佳茗,如遇良缘,足矣。

    春晖推荐了《万历十五年》和《国学大纲》,谢谢良师的指点。

    最近状态渐好,我想多与品茶有关,用心品茶,无关是非,确能够体味到其中的思想与智慧。

     


  • HIA HIA, 一登录便看到我的《纠结是个咒》很醒目的闪现在首页上,我的文章也会被推荐么?现在身体某个部位开始怒放。。。谢谢党谢谢组织,我一定再接再励再纠结。
     
    今天,2008年9月25日,没什么特殊,但望京沃尔玛开业,并且号称要把方圆五公里以内所有的超市全部灭掉,要以廉价优质横扫整个望京地区。我靠,丫太狂了,五百强了不起呀,我得去看个究竟。于是中午提着个购物袋,假装自己是个家庭主妇。切,也就如此么,超市终归系个超市,能念出个什么咒来。和身为家庭主妇的同事一起逛,她看的都是打折的东西,我关注的都是新鲜奇特的玩意。后来,家庭主妇没买什么,假装家庭主妇的提了一大堆东西了出来。再后来,家庭主妇说:“这里的东西不是很便宜。”假装家庭主妇的说:“好玩的东西还不少尼。” 省略一千字后续评论。
     
    。。。。。。。。。。。。。。。反省中。。。。。。。。。。。。。。。。。。
     
    “我昨天做了一件很缺心眼儿的事情。”早上我在班车上叫嚣。
     
    “你什么时候做过不缺心眼儿的事!” 两个同事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
     
    “NNGD的,你们夏末意思吗?哼!!!!” 气死我袅, 不过昨天真的很缺心眼。
     
    昨天小平蘑约我吃饭,我兴高采烈的前往。上了班车才发觉,哎呀,木有带手机。咋么办呢?他会联系不到我的。后来想想反正有约定地点了么,他肯定会先到的。一遛小跑到了约定的饭店门口,咋么没有人尼?嗯,肯定没有到,那我就等等吧。于是乎,在昨天那么恶劣的天气下,我生生的站着,等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寻摸着,他肯定有什么事不能来吧,可是我没带手机,他打不通也联系不到我,都怪我都怪我,我再等等吧。于是,接着站着,等着。到三十五分钟的时候,我注意到身边的一辆车,很像小平蘑以前的车哟,难道他已经到了,在里面吃饭呢?不可能,小平蘑前两天刚给我说,他把车卖了。要不进饭店里面看看,算了,肯定不可能了,再等等看吧。于是接着站着,等着。等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我觉着自己已经快被吹透了,为了防止发烧,我必须得撤了。小平蘑,不是我不等,是太冷了。我去了街对角的饭店简单吃了点东西。回到家,我摸起手机就给小平蘑打电话,木有想到,木有想到,听到的答案是这个样子地。。。。。。。。
     
    “我在饭店里面呢,手机没电了,一直等你呢。”
     
    “我以为你不来了,就点了菜,自己吃了。”
     
    “你看到我的车还不进来,我说把车卖了你还真信。”
     
    “我干吗在外面等啊,这么冷的天,傻啊。”
     
    “ 七点五十?我那个点吃完饭出来的呀。” (我七点四十八分离开的)
     
     。。。。。。。
     
    你大爷的,气系我啦!!!!!!!!!! 
     
     
  •  

    闹运闹的,晚上睡不着,早上醒不了.泡杯咖啡写博客,顺便说一下,公司的咖啡很不错,想偷点回家,可惜家里没有咖啡机,难不成连咖啡机也偷回去,嘿嘿...

    拿到<<疯狂的疯狂>>的话剧票还有打折卡,奥运后娱乐活动不间断...

    有点后悔当初没抽门票了,大帅哥又去了瑞典,啧啧啧,本以为自己不运不育,现在来劲儿头了,不过也不至于像TT那样疯狂,一掷千金去看体操女子全能,不过也是,喜欢有啥办法,还有朗朗的演奏会,心里痒痒.

    破破要回加拿大了,小难过一下,知己难寻呀.不过短暂的分离也是为了更好的相聚.祝福好朋友,未来是你的也是我的但终归是我们的.

    ................无奈心情分割线......................

    嗯,小勇敢一把,声泪俱下发了一封MAIL给新M,我用了一个很特殊的词,miserable,很多事情确实比较miserable,我希望等待我的将是一场新的challenge.

    怎想

    怎想

    依旧不尽如人意,而且距离我的目标似乎越来越远.

    尽管

    尽管

    我得到了承认,但是时候调整战略方针了,我始终坚持,忙不怕,关键要有价值.

    但是

    但是

    很多很多的问题,如果不去计划好,很难迎刃而解,我太缺乏计划性了.

    好在

    好在

    问题发现的比较及时,现在动手就去做应该会很朝好的方向发展.

    加油

    加油

     

     

  • 2008-08-02

    小烧-糊涂 - [酸菜DE生活]

     

    又TNND发烧了,都想不起来是今年的第几次了,至少,至少我都已经不好意思再给老板请假了。而我的发烧也不会再引起他的注意力和关心,太频繁了。而同事更是很直接,大喊:“离我远点,别传染我。”靠,太不拿我当回事了。哎!我的身体怎么身体会差成这样呢!!!

    约会去不成了,费劲周折回到家,应该是两趟公车一趟地铁外加十几分钟的步行,看样子十号线并没有给我带来特别大的便利。喝了一大碗奶酪,咖啡地;喝了一大杯冰冻旋饮,摩卡地;为什么我发烧会对咖啡这么感兴趣?不得而知。

    回到家,收邮件,很多人问候我,QQ,MSN,豆油,短信,电话,留言。。。。。。我挺高兴的,做人不是很失败。

    把觉睡的乱七八糟了,醒来都不知今夕是何年,总得做点什么,不然我翻过来覆过去鼻子都是不透气。恶补了一下最近落下的电影,《STEP UP 2 THE STREET》,MAZE说不如1好看,但我觉得还是2在布景,音效和舞蹈特技上有所突破,但是却没有深入人心的OST,很喜欢有拉丁血统的女孩,她们天生就是舞蹈坯子。《 LOVE HOLIDAY》,也算是经典了,我啃着鸡腿捧着爆米花把它看完,真是开心!!!

    感冒好像好了一大半,突然想半夜喝茶了,我决定先去洗个澡,泡杯乌龙,或者再看一部电影?

     

  • 2008-06-16

    胃寒~男人 - [酸菜DE生活]

     

    脸上的痘痘似乎有所缓解,但没有完全停止的迹象,我已经懒的再喝中药了,长吧,至少证明我年轻,到少证明我年轻过.

    大约从三年前,曾经光滑的皮肤已经不在,大包小包,流着脓的,带着血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那段无比难堪的岁月,有个好朋友曾经在博客里这么评价我:尽管皮肤已经这样,但她依然笑着. 是呀,不笑我难道天天哭啊.

    长包的很大原因是胃寒,从小胃就不好,我还喜欢冷的东西.这是医生的诊断,也是我根据自己胃部不适和脸部反应的推断.

    今天菠对我说:"你是因为阴阳不协调,懂吗?"

    我非常诧意的说:"啊?为什么."

    她说:"你看,你胃寒,寒就是缺少温暖,缺少温暖就是缺少阳气,阳气就是男人,所以你缺少男人."

    我无语.

    有了男人我就好了?

    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