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手已经有几个月了,如果不经人提醒,我几乎已经忘了我不久前还谈了一场恋爱,而那位无比优秀的混蛋男人在地球的另一个角上过的怎么样我已经无挂于心,想起那些曾经共同约定的关于婚姻和家庭的共同奋斗目标真是TMD too simple, naive......

    同事DIANNA开始为为SOURCING下一个目标,让我列出条件来,看看有没有适合的SOURCE,说实话,我真的挺辛苦的,快别给我添乱了,但又不好直说,我拐弯抹角的好歹把她给应付了,大喘一口气。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我太明白不过了,越拿它当成个东西,它TMD就越不是个东西。

    不过心里反覆揣测,其实心底深处喜欢的还是混蛋男人那种类型的,似乎对此完全没有免疫力,就好这一口有啥办法,于是乎,这就注定了一个被人欺负的最终结果,但骨子里又不是那种吃软怕硬的人,最后只能不欢而散。这种事情,永远的记吃不记打,下一次还是得就犯,

    青叔曾经给我总结过,我看上的基本都是没法一起过日子的,哎!到底是谁too simple, naive呀,活该,恨死自己个臭德行。

  •  

    一个月的时间,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有时不得不配服星座这种东西的准确性。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自有定数。

    我回到这个空间,继续记录我嘈杂的人生。离开文字太久,让我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好在我还会记录,好在我还会思考,好在我还有自我和一群靠谱的朋友。

    最近极度的想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的没有自我,忙的没有时间去想对与错,是与非,那一定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就好像我迫切的想甩掉这一身赘肉,可以找回自信,无畏无惧的活着。

    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的悲伤可以捡起回味了,所以只能镇定从容的选择更好的活着,一定要更好的活着。

    今天是2009年5月10日,GAME OVER。

     

  •  

    很美丽的一个梦。

    在梦中,我们牵手说,这一辈子要一起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

    在梦中,我说,不要放手,你说,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不放。

    在梦中,我们许诺要和命运打赌,搏我们一生的幸福。

    在梦中,我们说这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是上天注定的缘份。

    在梦中,我们抱的很紧,在梦中,我们吻的很真。

    在梦中,那夜的月亮很圆,微风很轻,湖面如镜。

    正当我魂牵梦绕、如痴如醉,

    你把我摇醒,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

    现实中的一切还是熟悉而惨淡的,只是,为什么梦醒了心也会有一点点疼。

     

     

  • 2009-03-28

    有些 - [酸菜DE情感]

     

    有些话可说可不说,还是不要再说了,以免引起事端。

    有些情可谈可不谈,还是不要再谈了,以免纠结混乱。

    有些人可见可不见,还是不要再见了,以免留下隐患。

    有些事可做可不做,还是不要再做了,以免造成纷繁。

    有些。。。有些。。。有些。。。

    有些时候,不是不相信别人,而是不相信自己。

     

  •  

    这一年,终了。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三环,听着收音机里BLUES的低调音乐,主持人缓慢的吟诵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一种莫须有的悲伤情绪在那刻敲敲袭上心头。

    车子行至国贸桥,我望着一幢幢写字楼里点点灯光,在想,是否也会有一位加班疲倦的人此刻也正端着咖啡杯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相同的城市,不同的孤单与寂寞。同一片夜空,不同的惆怅和心绪。

    这一年,终了。

    年初、年末,我判若两人。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评说。还好,你们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不经意的自己。

    还好,我能够承受这种变故,也已经习惯了履历沧桑。

    其实呢,一切只是在缓缓的流淌,我无法阻止,因为还要顺流而下,终点,起点,只是一个过场,有时疲倦的忘记了观看沿途的风光,只是这么一味的流淌,从未停止。

    没有留下什么,我想不起任何。

    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等待。

  •  

    关于小三,我的粗浅,我的无知,我的怨念。。。。。。

    别人说我不懂,

    人的情感是个无限的小宇宙,

    那些,看到的,

    只是一颗行星,

    但却不是恒星。

    又读仓央嘉措,

    至此,那即是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汝来不负卿。

    沉淀,即好。

     

  •  

    这个冬日。

    我把男孩约进茶馆,亲自为他泡了一泡生普一泡熟普。

    这是有意而为之,我的目的显而易见。

    泼掉第一泡茶水,男孩问我:“一定要洗茶吗?”

    我说:“是的。农药残留,不然会死。”

    似乎有些严重,但却不乏正见。

    第一泡茶水,通常是用来洗茶的,其目的不止在于洗掉污浊及残留,还有更深的一层目的,为下一泡的开汤奠一个良好的基础,会喝茶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味道在后面。

    男孩执著于见我已经很久了,执著于验证我这张脸的真实面目,我很是厌倦这种行为,但也不乏被这种略带真诚的执著而打动。没有什么是不可为之。我们活的也只是一个真实。

    见了面,我问他:“你一直想见我的真正目的是不想万一我很难看而浪费掉感情吧。”

    他应允。

    无可厚非,一个美好的外表是会添姿加彩,当一个女人没有脸蛋和身材时,男人不会有兴趣再继续研究她有没有学识和修养。而且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没有人愿意浪费在细细的研品和考究上。我们被太多的花花绿绿所吸引,却忘记了那些所谓的质地云云。

    平淡而亲和的交谈中不难看出他对事物更在乎的直观感受。

    他的第一句话竟是:酸菜,你比我想像的要好看。

    而我又能表达些什么呢?

    不停的执著于第一泡茶水的人是否能品欣到如茶水般香甜甘醇的爱情滋味呢。

    或许是我太过固执吧。

    拾之无味时,弃之并不可惜。不是吗?

    熟悉我的人说,你的文字比你的人漂亮。

    我甚喜。

    茫茫然中,我却步伐坚定的想做慧质兰心的女子,泡一杯绵远悠长的香茶,写一手行云流水的文字。足矣。

     

  •  

    我能分明的感受到她过的很不快乐,尽管我不在她身边,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只是偶尔豆邮.

    她说,放不下,为什么那人总在快忘记时又出现。

    于是,她开始纠结自己。

    我说,关键是你,要看破。可是,谈何容易呢。

    之前,我常把这种情绪归结为孽债,因为前世的错才不得不承受今生的落漠,所以只能生生的去忍受,随着时间的流逝斗转星移,新的星宿出现时,一切都将不同。这个过程必然痛苦且挣扎,但无他法,欠的终究是要还的,只是一个多少,或者是一个长短。这样安慰时,我便心中充满希望。

    何尝不想做到,看破,放下,自在。人在迷中,情难自已,倒不如将绕指柔凝成百炼钢。另外一种,躲避,忘记,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