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怎么了?

    最近很多人问我,你怎么了?

    以前是很SHINE, 很FASHION的一个人,拿的起,放的下。现在沧老了很多。完全一副看破的架式。

    是吗?

    似乎,很多时候,有些几近绝望了。

    我曾经看似珍惜珍贵的东西已经再也提不起兴趣,我最近常说的一句话是,就这样吧。可不吗,不这样又能怎样。

    晚餐与太极师傅相谈甚欢,他对我的评价也相对客观。

    我说:“师傅,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四句话,人这一辈子一定要明白自己有什么,没有什么,想要什么,怎么要。”

    师傅说:“你弄明白了几件事?”

    我说:“我至今为止,只有一件事还很游离,我对怎么要保持怀疑,术和道很难让我把持的住 ,太多术类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泯灭,太多道的东西又不够鲜活。”

    师傅说:“还是中空,摇摆呀。定不下来只能游离。你是明白人,通晓一些道理,练太极吧,让自己定下来。”

    我如获知音。很是明白身休内的小阴阳是会直接影响大的运势,不管怎样该从身体调起。让一切协调运转起来。说起来有些玄妙,书没白读,我似悟非悟。

    突想到, 

    我是既锐利又阴柔的女子,我的掌控能力可见一般。我在想这对男人是不是很是致命,他们永远都摸不透下一分钟我想什么,我想做什么。可怕。阴冷。还好,我太阳在双鱼,终归是温柔而平静的。

    下雪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老汤啊,对不起呀。若干天,陪若干拔人,逛若干条街,吃若干顿饭,喝若干盅酒,品若干杯茶,我的周末辛苦的飘过。等我静下心来时,再慢慢的写吧。

    不过辛劳只是心外之事,有茶相伴的日子,安。

    茶博会开幕了,我非专业人士,不好评说是非,不过有收获总是好的。六保与怡红初相逢便相知,很不错的两款茶,回口的甘甜让人留连。还有那些紫砂器皿也是随手可触,只难过于才疏学浅,再好的东西也只是走马观花。同行,有故知有新朋,大家都是爱茶人,因为茶缘汇聚在一起。

    感谢半夜邀我去了一家禅茶馆,潺潺的流水声,师傅的潮汕泡茶方法,以及那里的静谧与幽雅让我宁静。门前微风习习,迎风送爽,不禁感叹风水这边独好。一款生普又把我喝醉了,他们说能够茶醉是幸福的,尤其是常年喝茶的人如果能撞上一款让自己醉倒的好茶。嗯,我很幸福,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跳。还有那款茶气升腾的野生乌龙,绵远悠长,齿唇留香,我不禁感叹三生有幸,品得佳茗,如遇良缘,足矣。

    春晖推荐了《万历十五年》和《国学大纲》,谢谢良师的指点。

    最近状态渐好,我想多与品茶有关,用心品茶,无关是非,确能够体味到其中的思想与智慧。

     

  •  

    早上很纠结的睁眼,很纠结的在想是不是请个假休息一天,很纠结的摁掉四个闹钟,很纠结的洗漱打扮走出家门,本以本上了班车就OK了,怎知司机今天也很纠结,鬼使神差的把我们拉到了通县.....哎!!!!

    这个周末,很纠结.

    有太多的情绪想表达,却说不出来,索性不说了.过吧.

    现在开始期待Tequila,期待十二年的芝华士,期待一场酩酊大醉,MAO LIVE的疯狂,期待更多的忘记和放弃,只是记得把我手机藏起来,不然后果很严重.

    谢谢破破的套娃,我放在办公桌上了,我一定会有更多欢笑更多健康,就在八美堂,哈哈.

    P.S.:昆明湖上荡舟 我鬼哭狠嚎了一路 迎风送爽 第一次去颐和园 破破的礼物 带气的五大连池水 找到Real西门烤翅 第一次吃变态辣一点不变态 博物馆之旅 金缕玉衣 游梦仙枕 好多年前的雅克西食府 记忆犹新的烤包子 本月严重超支的打车费 那种味道叫单枞 二十八号私家菜那叫一个难吃 劲劲儿的女孩 有人要闭关 松针的香气 蜂窝状的白巧克力 我会正着划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