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3

    用心品茶,无关是非 - [酸菜DE日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aozhe8-logs/30196835.html

     

    老汤啊,对不起呀。若干天,陪若干拔人,逛若干条街,吃若干顿饭,喝若干盅酒,品若干杯茶,我的周末辛苦的飘过。等我静下心来时,再慢慢的写吧。

    不过辛劳只是心外之事,有茶相伴的日子,安。

    茶博会开幕了,我非专业人士,不好评说是非,不过有收获总是好的。六保与怡红初相逢便相知,很不错的两款茶,回口的甘甜让人留连。还有那些紫砂器皿也是随手可触,只难过于才疏学浅,再好的东西也只是走马观花。同行,有故知有新朋,大家都是爱茶人,因为茶缘汇聚在一起。

    感谢半夜邀我去了一家禅茶馆,潺潺的流水声,师傅的潮汕泡茶方法,以及那里的静谧与幽雅让我宁静。门前微风习习,迎风送爽,不禁感叹风水这边独好。一款生普又把我喝醉了,他们说能够茶醉是幸福的,尤其是常年喝茶的人如果能撞上一款让自己醉倒的好茶。嗯,我很幸福,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跳。还有那款茶气升腾的野生乌龙,绵远悠长,齿唇留香,我不禁感叹三生有幸,品得佳茗,如遇良缘,足矣。

    春晖推荐了《万历十五年》和《国学大纲》,谢谢良师的指点。

    最近状态渐好,我想多与品茶有关,用心品茶,无关是非,确能够体味到其中的思想与智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上火了 2009-10-13

    评论

  • 嘿嘿,晕吧。不过感觉这些《庄子》节选应该符合你现在的心境。有空可以看一看。
  • 知北游第二十二

    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分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谓无为谓曰:“予欲有问乎若: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何从何道则得道?”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非不答,不知答也。知不得问,反于白水之南,登狐葵之丘,而睹狂屈焉。知以之言也问乎狂屈。狂屈曰:“唉!予知之,将语若。”中欲言而忘其所欲言。知不得问,反于帝宫,见黄帝而问焉。黄帝曰:“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暇始安道,无从无道始得道。”
  • 山木第二十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 通乎道,合乎德,退仁义,宾礼乐,至人之心有所定矣!

    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此天地之道,圣人之德也。

    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淡而无为,动而以天行,此养神之道也、

    秋水第十七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泗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且夫我尝闻少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难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泗,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此其过江河之流,不可为量数。而吾未尝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子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垒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睇米之在大仓乎?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伯夷辞之以为多,仲尼语之以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

    河伯曰:“然则吾大天地而小毫末,可乎?”北海若曰:“否。夫物,量无穷,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是故大知观于远近,故小而不寡,大而不多:知量无穷。证向今故,故遥而不闷,掇而不岐:知时无止。察乎盈虚,故得而不喜,失而不忧:知分之无常也。明乎坦途,故生而不悦,死而不祸:知终始之不可故也。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时,不若未生之时;以其至小,求穷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观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