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1

    快乐不快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aozhe8-logs/29441680.html

     

    又一天劳累的过去了,我不快乐。

    小悠来找我借烟,说不好受,一根接一根,于是我们家弥漫着浓厚的味道。或许那条PEEL真的要抽到明年了,我总以为我不纠结了。

    陪了AMY一天,本来我们的目的地是军博的古代军事谋略展,今天是最后一天,不想错过,怎想下午闭馆,这倒霉催的,还好世纪坛就在旁边。在北京那么多年,第一次去世纪坛,看了两个展览,挺有收获,手也不闲着,直到把相机拍到没电。回家的公车上,我们俩累到不行,但她还是让我倚到她肩上,轻声说:“别难过了。”我想哭,她真的很了解我。

    傍晚,西边的落日分外明媚,我爬到世纪坛最高处眺望,远处,北京西站,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军事博物馆,车流川行的长安街,中央电视塔,身后,静谧的玉渊潭公园,高楼大厦耸立。这种夕阳下的景色让我们有种很伤感,仿佛在很多年前很多年前,在电视中看到过北京的落日,这是我多少次向往的落日,这是我多少次向往的北京,但怎曾想当我站在这等落日之下却饱含着一颗孤寂的心。

    Amy问:“你在想什么?”

    我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辈子呀,有缘无份的人就像两条相交的射线,这两条射线从两个毫不相关的点射出,某年某月某日因为某个原因相交,然后又不得不向各自的方向继续发散。在相交的那一刻,他们想的是共同谱成一条永恒的直线,但他们必竟来自两个不同的点,从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其实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坐两条平行线,就像两个路人,我们擦肩,不回头。而这个点,就是纠结。其实纠结并不可怕,因为它的结果是肯定的,继续发散,现在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Amy没说话,似乎赞成我的观点。

    就在离家的那天晚上,妈妈包了我爱吃的大包,这是滚蛋包,我其实难以下咽,一边吃一边纠结自己。如果当初从青岛选择回济南,如果当初执意留下来,如果当初不分开,我现在还会要硬硬的忍受这般的无奈吗,我的悲哀难道都是我自己一手导演的吗?我难道就不能乖乖的听话,乖乖的让别人去主导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那样会不会更快乐,更安心。和老爸因为一个问题争执,记不得过程,只记得最后我愤愤的说了一句:“我谁都不相信,只相信我自己。”

    反思,我突然被我自己说的话惊到了,这等话后面隐藏着多么大的悲哀也要掩埋多么大的坚强。其实,一切是不一样的,而我必然要沿着我这个点发出的轨迹前行,而我的人生也必将因为我的固执而不同,选择了,就只能风雨兼程。

    考大学时,因为报考的志愿太高,放榜前的日子我总惶惶不安,有一日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张黄榜,我的名字在最后一个,醒来大喜,后来果然应验。之后如此清晰的梦已经不多见,昨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一个手机的屏幕上有一个面貌娇好的女子,女子站在海边,穿着花裙,戴着白帽。。。。。。于是,我一切都明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秋意正浓 2009-09-21

    评论

  • 快乐不快乐,只在一念间。
  • 有缘结伴通行,福否?
    无缘独自前行,祸否?

    有缘有可能是孽缘,无缘亦不见得是非缘。

    归根结底,这世间的动荡从未停息,但真正动荡的是我们那颗还不够坚强的内心。时而感伤,时而脆弱。
  • 虽然说执著也是一种心魔,但是我们都不是圣人。
    你我皆凡人,活在人世间。前生,我不清楚;来世,我看不到。既然如此,今生做自己就好。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金庸这两句虽然是描写武功的,但何尝不是一种处世哲学。只要自己的心不再迷茫,不再怅然若失,一切都会好的。

    在八美小组里,很久以前我就回过一贴。对于一个人来说,所有人从某种程度上讲都是这个人的路人,区别不过同行时间的长短和旅程感受的异同而已。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你出生一刻起一直陪伴到你走到终点。生生世世也不过是美好的愿望,即使真的有轮回,又哪能保证自己和别人下一世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