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8

    感激之旅 - [酸菜DE收藏]

     

     

    周日 延庆 后河 王师傅家 登山 奢侈线路 徒步之旅

    传云 小夜 半夜 酸菜 缺中指 挪亚 建硕

    天高云淡 初冬微寒 可口的农家饭 泉边的草堂 专业户外救援指导   

    小夜严重体力不支 半夜心情爽朗 酸菜回程途中扭伤右脚

     感谢大家对酸菜无微不至的照顾 开心之旅 感激之旅

  •  

    一种愁绪。用一生去挚爱一个男人,爱的如此痛彻,却又如此寂静。将一份最深的感情镌刻在自己灵魂的最深处,无欲无求,只愿做一个男人生命中的陌生女子,匆匆来过,又匆匆而逝,随着娇艳的花朵而凋谢,只是在彼此的气息中轻叹着那些经年的蹉跎。默。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它冥冥之中,机缘巧合,它的到来是一场无法闪躲的宿命,就在眼神交错的瞬间。落。

    为了一刻的绽放,却要搭上了半生的等待,一世的孤独。换回的,只是一片落寞。错。

    与旧人的重逢,流露出的惊诧激起心底最深的痛楚。过。

    只在那些临别的支字片语中,诉说,最深的水总是,寂静,无波。

     

  •  

    我最近常想写一些故事,一些最平凡而朴实的故事,这些形形色色就在你我的身边,简单但却深刻。这是我所喜欢的东西,不浮夸,不喧闹,尤如昨夜的一碗白茶,爽滑于舌尖时能隐约嗅到迷人香气。

    看了太多的故事,从小至大,我一直在读故事,读别人的故事,谱自己的人生。太多的故事里有着显耀的男人,温软的女人,不期而遇的邂逅,恍若三生的惊世。太多的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太多的白雪公主亲吻昏睡的王子。我怕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美好,几近类似却又不近相同。我烦了,这是我所摒弃的一种脱离现实,你我都不曾有着如此好命,不能再在执念里虚度芳华。每每听到姑娘长叹一声,为何还为遇到命中注定的财郎时,我不禁长嘘短叹,转角遇到的爱情难道必须镶上一个金色的光环才能标榜它的与众不同吗。

    我常愿把女子比作娇艳的花朵,在燃情四季里盛放凋零,或是惹人注目或是孤芳自赏,都在讲述着一个个开放的故事。这是无比美好的一件事。温室的花朵故然娇贵,即使是花期再长也终究有枯萎的那一天。拜金的女子似乎都在渴望着去品味温室的四季如春,干湿相宜,却毫不在乎是否水土不服。难道注定要为这一夜芬芳去搭上最为娇美的含苞待放。我是朴素的人,我终爱那些静放的花朵,尽管只开一季,却盛放到荼蘼。

    每每我静下心来听别人讲故事时我都会为之动容。那些最为珍贵的情义,惺惺相惜,心心相依。没有豪华的居所,显赫的身家,昂贵的穿戴,丰盛的珍馐,但却以它的朴实去印证天长地久的可贵。这也是我所梦寐的,只想记录最普通的动人之处。

     

     

  •  

    不知道怎么了,在这1111的日子,我莫名的烦恼,想喝酒了。想冲着一个人大喊:“别TM跟我提理想,我早就绝望了。”

    压抑久了一定要释放,晚上,簋街,不见不散。

    。。。。。。。。。。。。后来。。。。。。。。。。。。。。。

    给无尽的幽怨作了个快乐的休止符。

    我在清醒理智之后对自己说:“继续看书、喝茶、调养身体。”

  • 2008-11-07

    生日蛋糕 - [酸菜DE收藏]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很多年前的一个生日,女孩的生日。

    男孩和女孩走进离学校不远的一家蛋糕店。

    男孩:“买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吧,毕竟一年才过这么一次生日。”

    女孩:“不行,这个月已经给我买过一件外套了,咱们总共就那么点生活费,你不是还想攒钱买文曲星。”

    男孩:“没事,我再去多一份促销就有了。上次隔壁那家的经理也给我说了,让我替他们干,每小时能多好几块钱呢。”

    女孩:“我不想让你那么辛苦,咱们就买个小一点的吧,意思意思就行,等以后咱们工作了挣了钱,天天吃蛋糕。”

    女孩说着露出明媚的笑脸,男孩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轻声说到:“乖。”

    于是,那个生日,一角蛋糕,插着一根蜡烛,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女孩轻轻将它吹灭。两个人依偎着吃完这一角蛋糕,享受着他们贫穷的浪漫,同时也在憧憬着天天吃蛋糕的美好未来。

    很多年过去了,又是女孩的生日。走进那家蛋糕店,只是,女孩一个人。

    看遍了各式各样,充满着诱惑和香甜的蛋糕,女孩驻足。

    “小姐,您要哪一个?”店员问到。

    女孩:“这个,一角,打包,谢谢。”

    手捧着这一角蛋糕,女孩走出蛋糕店。低头不语,垂顺的长发掩住了脸庞,突然,双手捧着的蛋糕盒上落了一滴热泪。女孩抬头,饱含泪水的眼睛着寂静的天空。

    小声对自己说:“乖。

    *****************************************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电话中母亲提醒我不要忘记祝福。我有些悲伤,在这样的日子却不能守候在双亲的身旁,实在不孝。忽想起昨夜的梦,梦中我过生日,父母忘记了给我电话,朋友们忘记了给我祝福,我的悲伤不言而喻。想想似乎是父亲企盼我祝福的心思太重,用梦境提醒我勿要忘记。傍晚,我走进蛋糕店,买了一角蛋糕,以自己的方式为父母祝福,心情跌荡,写下一个小故事以作纪念。

  •  

    中午遭遇了一个故事,引发出一个问题,紧接着是我的一份慷慨激昂。。。。。。

    有想过吗?当有一天,曾经抛弃过你的前任男友发出邀请,请你去参加他的婚礼,你会做何答复,又会如何应对。

    一位双子座的姐姐这样引导她。从今天开始,不吃不喝,减肥,减肥,减肥,到那天去借一套最漂亮的礼服,画一个顶美完的妆,风光卓著的出席。你可以不是那天最漂亮的,但一定要比新娘漂亮。

    。。。。。。

    我问她:“你去吗?”

    她说:“去呀。”

    我这样说。先要问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不在乎曾经的伤害,如果在乎就不要去,这样会让你陷入另一种不可自拔;如果真的已经放下了,那就大大方方的出席。穿的风光是给别人看的,不是做给你自己看的。你要知道,越是对镜贴花,就越容易让人觉得你妒忌、狭隘、在乎、装模作样,何苦呢?你是为别人活着还是为自己活着。为自己活着,就要彻底放下,大大方方,体体面面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好,该打招呼打招呼,该聊天聊天。

    人往往逾越不了的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心灵。而抚慰心灵的良方不是虚荣,而是宽容。

    把这些话送给她,也送给我自己。

     

  •  

    我能分明的感受到她过的很不快乐,尽管我不在她身边,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只是偶尔豆邮.

    她说,放不下,为什么那人总在快忘记时又出现。

    于是,她开始纠结自己。

    我说,关键是你,要看破。可是,谈何容易呢。

    之前,我常把这种情绪归结为孽债,因为前世的错才不得不承受今生的落漠,所以只能生生的去忍受,随着时间的流逝斗转星移,新的星宿出现时,一切都将不同。这个过程必然痛苦且挣扎,但无他法,欠的终究是要还的,只是一个多少,或者是一个长短。这样安慰时,我便心中充满希望。

    何尝不想做到,看破,放下,自在。人在迷中,情难自已,倒不如将绕指柔凝成百炼钢。另外一种,躲避,忘记,逍遥。

     

     

  • 2008-11-03

    - [酸菜DE情感]

     

    近来,不爱讲话,不爱理人,除去工作中不得不吐出的那些文字,每天说话超不过十句。我也实在是懒的与别人争讨那些市面上的贵贱以及穿戴上的雅俗。我借来很多书,大都是随笔和散文,只情愿让自己的思绪对着这些方块流淌。

    我惧怕自己变的腐朽,随波逐流,所以不敢轻触别人的思想,与之交流让我很不快。但这似乎又演变成为另外一种执著,我深知,要不得,但却实在厌倦尘世中的那些庸脂俗粉,即使是有意逢迎,也让我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与庄楚兄谈及现状,他送我六字真言:看破,放下,自在。我虽无他那般深厚,但也能领略到这其中的通透与明彻。似乎明白一点,有些东西是冥冥之中的改变,无法脱离的轨迹,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本善良。

    偶得安妮的文字,也让我豁然开朗。

    植物一样的人是好看的。他们经历独特,但所言所行,丝毫没有浮夸。待人真诚实在,有一种粗率的优雅。人生观是开阔而坚定的,自成体系,与世间也无太多瓜葛。若看到不管是何种职业的人,在人群面前表演欲望太过强盛,用力通过各种媒介来推销和演出,便觉得动物性的一面太过明显。功夫做足,野心昭显,昌盛踊跃,但最终无非是普遍性的平庸。

     

    静水流深,闻喧享静。

    空山鸣响,见惯司空。

  •  

    很久没写日志了,今天又发烧了,记上一笔。

    山坡羊说,我很喜欢黄尾,你能不把他写的这么坏吗?我很想吐血,狠抽自己。

    老汤说,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写康宝流浪记。可以,但我不希望他流浪。

    康宝的故事结束了。

    其他的人,其他的事,还在,还在纠结着发生着。

    小夜说,寂寞。放心,明年我会记得你的生日。

    MAZE说,一切都不好。我能做的只是请你吃饭,听你诉说。

    小米说,老娘要变美,老娘要自信。羡慕,永远给你9分。

    老六说,经济危机,保时捷买不成了。我无语,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老大说,明天有新的面试了。其实你更适合创业。

    老二说,人一生会有三次恋情。那我已经过了过几辈子了。

    我说,我要减肥了。

     

     

     

  •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U R WHAT U ATE

    U R WHAT U THOUGHT

    U R WHAT U SAID

    U R WHAT U READ

    U R WHAT U DID

    农历九月廿四,乙未  忌房事,宜早安。

  • 2008-10-21

    那些花儿 - [酸菜DE影像]

    那些盛放的花儿

    那些流淌的岁月

  • 2008-10-20

    选择忘记 - [酸菜DE情感]

     

    手机上划过一条短信:你在北京吗,我出差,想看看你。

    陌生的号码,熟悉的语气。是谁?会是谁?无所知,也无所谓。

    想了半天,原来是他。旅途上的邂逅,毫无目的的一见终情。只记得他说:“如果我去北京出差,会去看你的。”

    而我,对于那时,对于那人,无心无意无忆,变向的选择忘记。

    曾经的一段很纠结。一次,男人说:“你在哪?” 我说:“你是谁?”自此,再无联系,大家都选择了忘记。

    还有,相同的方式,不同的立场,我得到了相同的回应。也是正这种回应让我体味,选择忘记很干脆,被选择忘记很心碎。

    也是在上周,我以自自己的特殊方式与某人绝交。这次不是孽缘,是恩怨。我宽容但不想宽恕,于是我也帮助他选择了忘记。

    生命如河,际遇林林总总,如点点白帆划过心头,激起层层浪波,但很快亦如昨,只留下一段经过叫做轨迹。今天的故事,明天的回忆。总是想呀,停下脚步,留连这沿途的风景,只是可惜了我的有心无意,错过了的,不想错过的,都汇集成一种方式叫选择忘记。

    我总是对别人这样说:我的生命承载不了太多的疾苦,于是我会刻意的选择忘记,这样就可以腾出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分享和感受欢乐。不是吗?或许,或许,切记,切记。

     

  • 2008-10-19

    书单 - [酸菜DE生活]

     

    好吧,假装一下,谁让卧梅友闻花,卧枝上恨地,谁让我的志向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了报复社会。

    周六书市购回书单: 

    新华字典

    数学手册

    万历十五年

    花间集

    行者无疆

    驼手

    自动执行

    WHAT THE CEO WNATS U TO KNOW

    ACRES OF DIAMONDS

    宋朝十讲

    道德经

    诗经

    金刚经 坛经

    颜氏家训

    百战奇略

    庄子

    智囊

    大学 中庸

     

  •  

    老汤啊,对不起呀。若干天,陪若干拔人,逛若干条街,吃若干顿饭,喝若干盅酒,品若干杯茶,我的周末辛苦的飘过。等我静下心来时,再慢慢的写吧。

    不过辛劳只是心外之事,有茶相伴的日子,安。

    茶博会开幕了,我非专业人士,不好评说是非,不过有收获总是好的。六保与怡红初相逢便相知,很不错的两款茶,回口的甘甜让人留连。还有那些紫砂器皿也是随手可触,只难过于才疏学浅,再好的东西也只是走马观花。同行,有故知有新朋,大家都是爱茶人,因为茶缘汇聚在一起。

    感谢半夜邀我去了一家禅茶馆,潺潺的流水声,师傅的潮汕泡茶方法,以及那里的静谧与幽雅让我宁静。门前微风习习,迎风送爽,不禁感叹风水这边独好。一款生普又把我喝醉了,他们说能够茶醉是幸福的,尤其是常年喝茶的人如果能撞上一款让自己醉倒的好茶。嗯,我很幸福,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跳。还有那款茶气升腾的野生乌龙,绵远悠长,齿唇留香,我不禁感叹三生有幸,品得佳茗,如遇良缘,足矣。

    春晖推荐了《万历十五年》和《国学大纲》,谢谢良师的指点。

    最近状态渐好,我想多与品茶有关,用心品茶,无关是非,确能够体味到其中的思想与智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