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X:酸菜,过来,咱俩唠唠嗑。

    酸菜:唠啥,整吧.

    XX:介不都2009年啦,你有啥计划没?

    酸菜:没有.

    XX:那有啥目标没?

    酸菜:也没有.

    XX:没计划,也没目标,总该有个方向吧.

    酸菜:介个可以有...不过真没有。

    XX:

  •  

    那日,他的婚礼,她和他所有的高中同学一样,在婚礼上送上最深深的祝福.

    她的目光盯到了他的领带上.那真是一条太不合适的领带,紫色的打底,上面一簇一簇的大花。她暗笑,难道是新娘的品味,如此而已。

    另一个同学碰碰她,说:“觉不觉得那条领带有点奇怪。”

    她笑道:“你们也看出来了。”

    “你难道看出来了?”同学又问。

    “太难看了,结婚扎这么难看的领带。”她有些得意。

    “再看看。使劲看看。”同学反复。

    ......

    “天哪!”她有些唏嘘了。

    这条领带是她在上高中时送给男孩的,十年过去了,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可有些始终没变。

    那日,她问他:“我送你点啥?” 他说:“什么都行,只要是你送的。” “哦,知道了。”她非常的不以为然。

    她回家后打开自家的衣橱,从父亲的衣服堆里挑了一条颜色艳丽的领带,在那会儿看来,她的眼光就是如此,艳丽的姹紫嫣红。。。

    那日,他说:“你这辈子一定是我的。”她说:“我呸!” 他说:“我和你报一样的志愿,你考哪我考哪,你到哪我到哪。”

    没曾想,她考上的不是当地的外国语学院,而是首都的一所工科类大学的外学系。没曾想,他真的把握不住她。就像她不曾想过把握他一样。

    她依然站在人群中,他却站在他的新娘的旁边。

    她在大城市很多年,忙忙碌碌,经常对我谈起找不到真心爱她的人.....是的,只是有些真爱在不经世事时就被错过了,留下来的只是惨白的记忆和无法忘怀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