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十二点,在南四环的一间小茶馆中,我放下茶杯,看了一眼手机,随即收到挚爱亲朋的祝福短信。随着各位茶友的生日快乐祝福以及茶馆主人赠送的藏茶小礼品,我很开心的步入我的二十八岁。

    谢谢八美堂送的生日蛋糕,也谢谢各位朋友的祝福。

    活在当下,乐在当下,品在当下,只愿一切美好而自然。

     

  •  

    最近挺想写点什么的,因为这日子过的实在是别具一格,丰富多彩。

    两个星期,三个通宵,我眼睛瞪的贼大,在陪人聊天,在唱歌,在发疯。。。

    于是,从昨天开始,我迎来了2009年的第一次发烧,迷迷糊糊睡了一夜。

    直到现在,还在烧。

    实际上不得不承认,做人是挺失败的。

    当我躺在床上烧的连端杯水的力气都没有时,我的桃花们呢?那些盛放在2008年的一朵朵桃花呢。

    事实证明,桃花是没有用的。

    事实又一次证明,关键的时候,我还得靠自己。

    事实还又一次证明,我的很多行为是无济于事的,最应该关怀体贴的是自己。

  •  

    这是一首咏红莲的词,贺铸,我在婉约词里读到。当下,心头一亮。

    是啊。有些情结并非无缘无故。在我怀想那些旧的怨念时不禁长嘘短叹。

    只是,为何,无论再大的悲伤在醒来时却一样平静如昨。到底是颓了还是淡了。不得而知。

     

  •  

    这一年,终了。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三环,听着收音机里BLUES的低调音乐,主持人缓慢的吟诵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一种莫须有的悲伤情绪在那刻敲敲袭上心头。

    车子行至国贸桥,我望着一幢幢写字楼里点点灯光,在想,是否也会有一位加班疲倦的人此刻也正端着咖啡杯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相同的城市,不同的孤单与寂寞。同一片夜空,不同的惆怅和心绪。

    这一年,终了。

    年初、年末,我判若两人。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评说。还好,你们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不经意的自己。

    还好,我能够承受这种变故,也已经习惯了履历沧桑。

    其实呢,一切只是在缓缓的流淌,我无法阻止,因为还要顺流而下,终点,起点,只是一个过场,有时疲倦的忘记了观看沿途的风光,只是这么一味的流淌,从未停止。

    没有留下什么,我想不起任何。

    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等待。

  • 2008-12-28

    梦魇 - [酸菜DE生活]

     

    我在字典里查到这么一个词,梦魇。俗称鬼压床。

    又是周末,我给自己做了一顿可口的晚餐,吃着吃着便困意十足。放下饭碗,擦干净嘴我便上了床,盖好被子,调好闹钟。人在想睡时能够立即睡下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我给闹钟订了一个小时,心想一个小时后起床再收拾碗筷。。。

    迷迷糊糊,没有数羊,没有刻意进入放松的状态我便昏昏然进入了梦乡。

    梦中,我来到了小时候居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厂区的大院,连排房。又是深夜,我一个人莽莽壮壮的去厕所。十几幢连排房,上百户人家只有一个厕所,于是从小晚上上厕所都被我视我最可怕的事情,无论我睡到几点,想上厕所,我都要起床步行至少三分钟到那儿去方便。厕所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夜幕下的种种非现实联想,在我儿时的年纪,都要和那个厕所联系在一起。

    我去了厕所,蹲在茅坑上方便。起初是觉得阴风阵阵,紧接着便有一个似乎很强大物体罩在了身上。恐惧、害怕、惊慌一时间全部袭来,我已经顾不上擦屁股,提起裤子就往家跑。但因为这个强大的物体的力量,我脚上像灌了铅的铅球,也好像蹲了太久而麻木了双腿,而此时越是走不动,越发感觉到身体的重量。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是背了一个人,而是被什么东西盯准了,扑到自己身上的感觉。似空非空的感觉。它让我有些窒息,极力想去摆脱但却深陷其中。

    终于奔跑至家中。见到儿时的父母。我拉着我妈,声嘶力竭的喊:“妈妈,妈妈,救我,鬼上身了。”妈妈有些不已为然。我又跑去我爸,此时的我已经说不出一句话,甚至发出一个字的尖叫都已经无法达到,我拿过自己的作业本,很清晰的在上面写下:爸爸,救我,有鬼扑我啊。写完便冲出自己家老屋,记得外面是下着大雨,我在大雨里不停的甩动身体,试图把着可怕的物体甩出身外,可越是用力,越是觉得这股力量阴沉而无法摆脱。

    耳边响起嘀嘀哒哒的闹铃声,我睁眼,突然感觉那种可怕的力量如抽丝般远去,我起身去关闹铃。这时发现自己是偏向左侧睡着的,难怪,压近心脏,还好,还好,只是一个梦。

    仍有睡意。我关掉闹铃。正躺着,刚想闭上眼睛,立刻,就觉得眼前的画面如时空穿梭般开始变得有些扭区了,那股刚才光临过我的强大力量又一次不期而至了。而此时,我确信,我是醒着的。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这种鬼压床通常会发生在阳气变弱阴气上升的下午时分,除了被无数人所描述过的窒息,压迫,眩晕,我甚至还有些许微妙的快感。好似被一个强有力的人操纵着驱体,在这股强大力量的带动下,我在还是少女时就已经亲身感受过身体和精神的极致高潮,而这种感觉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光临一次。我曾想过这是否是一种潜意识中被封锁的身体记忆,通过一种梦魇的方式将他注入到现实的肉身之中。或者真的如小说中所描写的,我确是被鬼上了身。有一点我很确信,那种感觉不是虚幻的,那一刻,我的主意识知道自己躺在床上,一切似乎非常清晰明了。

    打开床头灯,一切诉之光明。那种感觉从头向脚一点点褪去,直到整个身体又觉得恢复轻松。

     

  • 2008-12-13

    有情勿扰 - [酸菜DE生活]

     

    我是离不开酸菜坛子了,心底有一个很明确的声音,一直写下去。写到有一天为人妇,写到有一天为人母,甚至有一天为人祖。想想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头发花白时仍然坚持梳理情绪,那时会有东西可写吗?那时会写些什么呢?

    如: 

    XXXX年X月X日 天气阴沉 ,XXX去逝了,这是我今年故去的第X位朋友了,我心情沉重。

    。。。。。。

    太可怕了。想起姥曾经对我说的话:“每天早上醒来发觉自己还有呼吸,好吧,再过一天。”那时只是觉得好消极的一句话啊,后来越是长大越是渐渐明白,那些肉体的痛痒真的算不上什么,比起内心绝望的恐惧,微乎其微。

    这一年,真的就是2008年我27岁的这一年,我品尝到了人生的太多疾苦,也看到了人生这个多边体的太多个棱面,那些错落呀,我于是纠结着,挣扎着,埋怨着,愤怒着,欺骗着,以为一切可以顺理,可到头来始终逃脱不了那些所谓的隐忍,回避, 妥协,时至年末,一无所获,我还要带着一颗依旧不平静的心走进未知的2009。

    朋友们说的都没错,这些都是源自我的性格,我的懒惰,我的自我,优柔寡断,矛盾,刚愎自用,虚荣,我扪心自问是不是离幸福越来越远,我也似乎无法再按正确航线驾驭人生这艘大船,准确点说,有些迷惘了,困顿了,并且不知所措了。

    还会有希望吗?还会重新燃起希望吗?曾经对任何事物都抱着信心的我仰头问天,越是困惑越是宿命,开始偏执的认为这都是命运的主导,自己就是命不好,当把一切归结给虚幻时,我变的更为消极和封闭。

    就这样,一天天的挨过。。。。。。年底了。

    其实看上去,我这一年很有收获,我开始精通茶艺,我的文字也在网上网下多次发表,我能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了,我的工作也算稳定吧,没有大悲更没有大喜,在如此经济不景气,还要求什么呢。我结识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了,我读了很多好书,我开始吃素了。还有,有很多烂桃花了,如果这也算人生的收获之一吧。。。。。

    当我向妈妈诉说时,遭到反问:“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还想怎样。这似乎已经是一种阶断性的圆满了,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再和自己继续过意不去了,不是吗?

     

     

     

     

  •  

    不知道怎么了,在这1111的日子,我莫名的烦恼,想喝酒了。想冲着一个人大喊:“别TM跟我提理想,我早就绝望了。”

    压抑久了一定要释放,晚上,簋街,不见不散。

    。。。。。。。。。。。。后来。。。。。。。。。。。。。。。

    给无尽的幽怨作了个快乐的休止符。

    我在清醒理智之后对自己说:“继续看书、喝茶、调养身体。”

  • 2008-10-19

    书单 - [酸菜DE生活]

     

    好吧,假装一下,谁让卧梅友闻花,卧枝上恨地,谁让我的志向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了报复社会。

    周六书市购回书单: 

    新华字典

    数学手册

    万历十五年

    花间集

    行者无疆

    驼手

    自动执行

    WHAT THE CEO WNATS U TO KNOW

    ACRES OF DIAMONDS

    宋朝十讲

    道德经

    诗经

    金刚经 坛经

    颜氏家训

    百战奇略

    庄子

    智囊

    大学 中庸

     

  • 2008-08-02

    小烧-糊涂 - [酸菜DE生活]

     

    又TNND发烧了,都想不起来是今年的第几次了,至少,至少我都已经不好意思再给老板请假了。而我的发烧也不会再引起他的注意力和关心,太频繁了。而同事更是很直接,大喊:“离我远点,别传染我。”靠,太不拿我当回事了。哎!我的身体怎么身体会差成这样呢!!!

    约会去不成了,费劲周折回到家,应该是两趟公车一趟地铁外加十几分钟的步行,看样子十号线并没有给我带来特别大的便利。喝了一大碗奶酪,咖啡地;喝了一大杯冰冻旋饮,摩卡地;为什么我发烧会对咖啡这么感兴趣?不得而知。

    回到家,收邮件,很多人问候我,QQ,MSN,豆油,短信,电话,留言。。。。。。我挺高兴的,做人不是很失败。

    把觉睡的乱七八糟了,醒来都不知今夕是何年,总得做点什么,不然我翻过来覆过去鼻子都是不透气。恶补了一下最近落下的电影,《STEP UP 2 THE STREET》,MAZE说不如1好看,但我觉得还是2在布景,音效和舞蹈特技上有所突破,但是却没有深入人心的OST,很喜欢有拉丁血统的女孩,她们天生就是舞蹈坯子。《 LOVE HOLIDAY》,也算是经典了,我啃着鸡腿捧着爆米花把它看完,真是开心!!!

    感冒好像好了一大半,突然想半夜喝茶了,我决定先去洗个澡,泡杯乌龙,或者再看一部电影?

     

  •  

    我最近混迹着,很无聊的一种状态。

    我白天很多时间会挂在新浪的股票天地里,每隔一会儿我就会傻呆呆的盯着大盘看,似乎有些麻木,无论它是红还是绿,我都很不开心。

    我早晨会起晚,会狂奔至班车站,当坐到座位时我感到精疲力尽,然后倒头昏睡至到站。

    我脸色很不好,去南方晒黑了,我不擦粉底了,包包印印显现,我懒,嫌烦。

    MBA的课本许久没翻过了,当别人问起我准备的如何时, 我实在不知该如何作答。今天我对Feng同僚说我要换工作,他问我:“为什么?”我的回答是很闲。他很不解的问我:”一份工作再加上MBA的复习,你很闲,你难道觉得很好考是吗?“我不知如何回答,他语重心肠的劝我:”好好回家看书去。“

    看书,是呀,动力在哪儿呢? 

    我有时会回想起大学里的自己,回想起考外经贸的那股子顽劲,一年拿下大英四级、六级、外销员的那股子勇往直前。。。

    可现在呢,经常挂个QQ聊一天,经常晚上玩个浑天黑地,经常周末下午两点吃早饭,经常不看书,经常不学习,经常头脑空空,经常语无伦次。

    这就是我在北京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奋斗,我叙写的历史吗,我真的很惭愧。

    明明不满于现状,又不努力去改善人的最可悲,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 2008-06-16

    胃寒~男人 - [酸菜DE生活]

     

    脸上的痘痘似乎有所缓解,但没有完全停止的迹象,我已经懒的再喝中药了,长吧,至少证明我年轻,到少证明我年轻过.

    大约从三年前,曾经光滑的皮肤已经不在,大包小包,流着脓的,带着血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那段无比难堪的岁月,有个好朋友曾经在博客里这么评价我:尽管皮肤已经这样,但她依然笑着. 是呀,不笑我难道天天哭啊.

    长包的很大原因是胃寒,从小胃就不好,我还喜欢冷的东西.这是医生的诊断,也是我根据自己胃部不适和脸部反应的推断.

    今天菠对我说:"你是因为阴阳不协调,懂吗?"

    我非常诧意的说:"啊?为什么."

    她说:"你看,你胃寒,寒就是缺少温暖,缺少温暖就是缺少阳气,阳气就是男人,所以你缺少男人."

    我无语.

    有了男人我就好了?

    胡扯!!!!!!!!

  •  

    鞋柜里推满了鞋子,换季了,我拿出若干双凉鞋,白色,米白色,淡蓝色,竟然没一双能和现在的衣服搭配.

    女人永远不满意自己的衣服和鞋子,总觉得自己缺少什么.

    去了离家最近的Shopping Mall,逛了几个小时,找到了一双和自己有缘的鞋子.

    金色,凉拖,小羊皮,舒服的没话说,价格还行吧,中档.

    买下,不犹豫.

    当我还沉迷于他的舒适时却忘记,它依然是淡色,依然和我的若干衣服不搭.

    这种购物行为让我很郁闭,我只是添了一又鞋子,需要买更多衣服与它搭配的鞋子,于是乎接下来意味着我又花钱又填这个无底洞.

    一个人明白自己缺少什么很重要,补充缺少的才是最明智的.

    生活也是这样.

     

     

  •  

    初恋,一个遥远的字眼,一段青涩的回忆,一曲低呤的旋律。

    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他,顽皮、机灵。坐在跷跷板一边的他歪着脑袋看着我,冥冥之中,不知世事的我第一次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十岁那年,我在电视中看到他。天,我竟然一眼认出这个优秀的少年正是我幼年的玩伴,原来我们正在一起长大。

    十四岁那年,我们成为邻居。再次相见,四目相对,懵懂的我心跳加速,从此我开始了漫长的暗恋,明明喜欢却无法开口。

    十六岁那年,他牵我的手,他在我的唇上留下印记,他对我说:“我喜欢你。”我们恋爱了。世界变的更加美好,心中充满希望,我开始企盼朝朝暮暮、长长久久。

    十七岁那年,他考上大学,依旧牵着我的手,只是对我说:“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没曾想,真的不多了。我哭,痛哭,因为哭累了可以睡,睡着了就不痛了。我下决心,考上大学,离开这座城,忘记这个人。

    十八岁那年,我如愿考到了另一座城市,我依旧恋爱,我开始伤害别人。一个人的时候我依然会想起他,没有爱,只有恨。

    二十三岁那年,我有了工作,有了男友,一切稳定。我们相遇在人海,他问我:“过的好吗?”我说好。“留个联系方式。”我说不。

    二十五岁那年, 他结婚,我搬家。我们擦肩,低头,不语。我想说些祝福的只字片语,却开不了口,不是埋怨,不是依恋,前尘往事已成云烟。

    直到现在,没有再见过面。最近听说,他离婚了,原因未果。

     

     

     


     

  •  

    某女,X,大外企的大SALES,面貌姣好,身材优秀,但好歹也是奔三的人,算不上水果,顶多是个西红柿.

    某日,X女去公司楼下茶餐厅吃饭,气氛依旧,吵杂,无序,走进大厅,竟然无人迎接。

    X女应该正处于生理期,面对这种慢待很是生气, 大嚷道:“服务员,怎么回事呀?有没有位呀。”

    没人应声,

    X女更是变本加厉,直接扯过一人,“服务员,你们还做不做生意,什么意思呀。”

    终于被领位,X女火气未消。

    照旧点菜,上菜,一道接一道,

    X女又大嚷:“服务员,我的汤呢?”

    这次声音更大,惊动四座,目光投来,X女丝毫没有畏惧之意,依然扬着头,好生傲气。

    啪,一张名片拍到桌上,定睛一看,一个外国人,长的还不错的外国人,

    “小姐,这是我的电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给我打电话。”外国人鸟语道。

    X女一副吃呆状,三秒钟后,回过神来,心中暗喜。

    下午X女逢人便说:“我吧,平时就是那种淹没到人群中都根本找不到的主儿,头回发飙,没想到这么吸引人。”

    众人皆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