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郁是一种内在的东西,摆脱不了。

    今天阴沉,天空飘小雨,空气中已经没有粘丝丝的味道,全然摆脱了夏的烦燥,只余下一些空气中的清爽伴着泥土的芬芳。想到这个夏天哪里也没有去,本来想去小岛的,本来想一个人四处走走的,现在因为钱,因为时间,因为要上课,全然没有了心情。可以陪伴我的朋友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只能在聊天工具上交流。她最懂我了,这个时候,我们会找一个地方静静的坐着,谁也不说话,两个人各自点上一根烟,望着远方,直到心中的阴郁散去,才各自恢复本来的面目,或是找个地方大吃一顿,或是漫无目的的花钱购物,这种日子是我们共同依附的。现在她走了,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各自孤单。

    总会有这么一些时刻,压抑、困顿、混乱,我们是怎么陷进孤独的,又是怎么迷恋上香烟的。有时是烦恼,有时是寂寞。

     

    我们都不曾忘记那晚窗外的风景

     

  •  

    分手已经有几个月了,如果不经人提醒,我几乎已经忘了我不久前还谈了一场恋爱,而那位无比优秀的混蛋男人在地球的另一个角上过的怎么样我已经无挂于心,想起那些曾经共同约定的关于婚姻和家庭的共同奋斗目标真是TMD too simple, naive......

    同事DIANNA开始为为SOURCING下一个目标,让我列出条件来,看看有没有适合的SOURCE,说实话,我真的挺辛苦的,快别给我添乱了,但又不好直说,我拐弯抹角的好歹把她给应付了,大喘一口气。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我太明白不过了,越拿它当成个东西,它TMD就越不是个东西。

    不过心里反覆揣测,其实心底深处喜欢的还是混蛋男人那种类型的,似乎对此完全没有免疫力,就好这一口有啥办法,于是乎,这就注定了一个被人欺负的最终结果,但骨子里又不是那种吃软怕硬的人,最后只能不欢而散。这种事情,永远的记吃不记打,下一次还是得就犯,

    青叔曾经给我总结过,我看上的基本都是没法一起过日子的,哎!到底是谁too simple, naive呀,活该,恨死自己个臭德行。

  •  

    一个月的时间,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有时不得不配服星座这种东西的准确性。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自有定数。

    我回到这个空间,继续记录我嘈杂的人生。离开文字太久,让我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好在我还会记录,好在我还会思考,好在我还有自我和一群靠谱的朋友。

    最近极度的想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的没有自我,忙的没有时间去想对与错,是与非,那一定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就好像我迫切的想甩掉这一身赘肉,可以找回自信,无畏无惧的活着。

    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的悲伤可以捡起回味了,所以只能镇定从容的选择更好的活着,一定要更好的活着。

    今天是2009年5月10日,GAME OVER。

     

  •  

    四月,恋爱的季节,

    一切都因为桃花柳绿而变的有所不同。

    Susan Miller 说, best month for pisces.

    恭喜你,亲爱的双鱼。

    恭喜我,亲爱的自己。

     

  •  

    很美丽的一个梦。

    在梦中,我们牵手说,这一辈子要一起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

    在梦中,我说,不要放手,你说,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不放。

    在梦中,我们许诺要和命运打赌,搏我们一生的幸福。

    在梦中,我们说这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是上天注定的缘份。

    在梦中,我们抱的很紧,在梦中,我们吻的很真。

    在梦中,那夜的月亮很圆,微风很轻,湖面如镜。

    正当我魂牵梦绕、如痴如醉,

    你把我摇醒,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

    现实中的一切还是熟悉而惨淡的,只是,为什么梦醒了心也会有一点点疼。

     

     

  • 2009-03-28

    有些 - [酸菜DE情感]

     

    有些话可说可不说,还是不要再说了,以免引起事端。

    有些情可谈可不谈,还是不要再谈了,以免纠结混乱。

    有些人可见可不见,还是不要再见了,以免留下隐患。

    有些事可做可不做,还是不要再做了,以免造成纷繁。

    有些。。。有些。。。有些。。。

    有些时候,不是不相信别人,而是不相信自己。

     

  •  

    你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你为什么把目光停住我这双饱含辛酸的眼睛中?

    你想要什么?我又能给什么?

    你难道真的就是我命中的那位贵人吗。

    就在这些缺乏信任和朋友的日子里。

  •  

    如果不是下面的那个TOPIC,我不会想到流浪二字。是啊,流浪。

    我从小就听知道流浪,从琼瑶,岑凯伦的小说中,从近代诗中,从抱着吉他、长发飘飘的歌手的声音中。。。

    流浪,那时看来是遥不可及但又心驰神往的词汇,并不是流落他乡,浪迹天涯,而是一种心灵,身体以及理想的升华,远离世俗的解脱和逃离。

    我顺手去GOOGLE什么是流浪。得到的答案却是:

    离家在外 /自食其力 / 居无定所

    于是,我不得不承认,从一种层面上来说,我一直在流浪。

     

  •  

    关于小三,我的粗浅,我的无知,我的怨念。。。。。。

    别人说我不懂,

    人的情感是个无限的小宇宙,

    那些,看到的,

    只是一颗行星,

    但却不是恒星。

    又读仓央嘉措,

    至此,那即是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汝来不负卿。

    沉淀,即好。

     

  •  

    这个冬日。

    我把男孩约进茶馆,亲自为他泡了一泡生普一泡熟普。

    这是有意而为之,我的目的显而易见。

    泼掉第一泡茶水,男孩问我:“一定要洗茶吗?”

    我说:“是的。农药残留,不然会死。”

    似乎有些严重,但却不乏正见。

    第一泡茶水,通常是用来洗茶的,其目的不止在于洗掉污浊及残留,还有更深的一层目的,为下一泡的开汤奠一个良好的基础,会喝茶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味道在后面。

    男孩执著于见我已经很久了,执著于验证我这张脸的真实面目,我很是厌倦这种行为,但也不乏被这种略带真诚的执著而打动。没有什么是不可为之。我们活的也只是一个真实。

    见了面,我问他:“你一直想见我的真正目的是不想万一我很难看而浪费掉感情吧。”

    他应允。

    无可厚非,一个美好的外表是会添姿加彩,当一个女人没有脸蛋和身材时,男人不会有兴趣再继续研究她有没有学识和修养。而且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没有人愿意浪费在细细的研品和考究上。我们被太多的花花绿绿所吸引,却忘记了那些所谓的质地云云。

    平淡而亲和的交谈中不难看出他对事物更在乎的直观感受。

    他的第一句话竟是:酸菜,你比我想像的要好看。

    而我又能表达些什么呢?

    不停的执著于第一泡茶水的人是否能品欣到如茶水般香甜甘醇的爱情滋味呢。

    或许是我太过固执吧。

    拾之无味时,弃之并不可惜。不是吗?

    熟悉我的人说,你的文字比你的人漂亮。

    我甚喜。

    茫茫然中,我却步伐坚定的想做慧质兰心的女子,泡一杯绵远悠长的香茶,写一手行云流水的文字。足矣。

     

  •  

    我能分明的感受到她过的很不快乐,尽管我不在她身边,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只是偶尔豆邮.

    她说,放不下,为什么那人总在快忘记时又出现。

    于是,她开始纠结自己。

    我说,关键是你,要看破。可是,谈何容易呢。

    之前,我常把这种情绪归结为孽债,因为前世的错才不得不承受今生的落漠,所以只能生生的去忍受,随着时间的流逝斗转星移,新的星宿出现时,一切都将不同。这个过程必然痛苦且挣扎,但无他法,欠的终究是要还的,只是一个多少,或者是一个长短。这样安慰时,我便心中充满希望。

    何尝不想做到,看破,放下,自在。人在迷中,情难自已,倒不如将绕指柔凝成百炼钢。另外一种,躲避,忘记,逍遥。

     

     

  • 2008-11-03

    - [酸菜DE情感]

     

    近来,不爱讲话,不爱理人,除去工作中不得不吐出的那些文字,每天说话超不过十句。我也实在是懒的与别人争讨那些市面上的贵贱以及穿戴上的雅俗。我借来很多书,大都是随笔和散文,只情愿让自己的思绪对着这些方块流淌。

    我惧怕自己变的腐朽,随波逐流,所以不敢轻触别人的思想,与之交流让我很不快。但这似乎又演变成为另外一种执著,我深知,要不得,但却实在厌倦尘世中的那些庸脂俗粉,即使是有意逢迎,也让我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与庄楚兄谈及现状,他送我六字真言:看破,放下,自在。我虽无他那般深厚,但也能领略到这其中的通透与明彻。似乎明白一点,有些东西是冥冥之中的改变,无法脱离的轨迹,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本善良。

    偶得安妮的文字,也让我豁然开朗。

    植物一样的人是好看的。他们经历独特,但所言所行,丝毫没有浮夸。待人真诚实在,有一种粗率的优雅。人生观是开阔而坚定的,自成体系,与世间也无太多瓜葛。若看到不管是何种职业的人,在人群面前表演欲望太过强盛,用力通过各种媒介来推销和演出,便觉得动物性的一面太过明显。功夫做足,野心昭显,昌盛踊跃,但最终无非是普遍性的平庸。

     

    静水流深,闻喧享静。

    空山鸣响,见惯司空。

  •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U R WHAT U ATE

    U R WHAT U THOUGHT

    U R WHAT U SAID

    U R WHAT U READ

    U R WHAT U DID

    农历九月廿四,乙未  忌房事,宜早安。

  • 2008-10-20

    选择忘记 - [酸菜DE情感]

     

    手机上划过一条短信:你在北京吗,我出差,想看看你。

    陌生的号码,熟悉的语气。是谁?会是谁?无所知,也无所谓。

    想了半天,原来是他。旅途上的邂逅,毫无目的的一见终情。只记得他说:“如果我去北京出差,会去看你的。”

    而我,对于那时,对于那人,无心无意无忆,变向的选择忘记。

    曾经的一段很纠结。一次,男人说:“你在哪?” 我说:“你是谁?”自此,再无联系,大家都选择了忘记。

    还有,相同的方式,不同的立场,我得到了相同的回应。也是正这种回应让我体味,选择忘记很干脆,被选择忘记很心碎。

    也是在上周,我以自自己的特殊方式与某人绝交。这次不是孽缘,是恩怨。我宽容但不想宽恕,于是我也帮助他选择了忘记。

    生命如河,际遇林林总总,如点点白帆划过心头,激起层层浪波,但很快亦如昨,只留下一段经过叫做轨迹。今天的故事,明天的回忆。总是想呀,停下脚步,留连这沿途的风景,只是可惜了我的有心无意,错过了的,不想错过的,都汇集成一种方式叫选择忘记。

    我总是对别人这样说:我的生命承载不了太多的疾苦,于是我会刻意的选择忘记,这样就可以腾出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分享和感受欢乐。不是吗?或许,或许,切记,切记。